y258o寓意深刻修仙小說 大奉打更人 線上看- 第两百一十六章 二号,干的漂亮 -p15pIO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小說大奉打更人
第两百一十六章 二号,干的漂亮-p1
受到三人注视的许七安,缓缓开口,把宋廷风和朱广孝在梦中受到拷问的事情说了出来。
终于赶走苏苏,许七安对于骗鬼这件事,有些小小的愧疚,终究是让她空欢喜一场。
这话就是瞎扯淡了,因为宋卿根本没这技术,与她说肉身的事,纯粹是想骗她跟自己回京。
“你俩为什么没走?”
“你跟我说这些干啥子。”
“我在天宗待了二十多年,看着主人嗷嗷待哺的被抱上山,一点点长大…”
“那你怎么解释巫神教找他这件事?”李妙真蹙眉。
“我记得还有一个弟弟,当时恰好在外求学,逃过了一劫。我死之后,执念不散,在乱葬岗徘徊了数日,眼见就要消散,没想到遇到了天宗的一位高人,他说我是万中无一的魅,将我收了去。
“练气境武者也会感染风寒吗?”苏苏咯咯笑了几声,大大方方的坐在浴桶边缘,眼波明媚。
同一个梦,是偶然吗?
许七安皱眉头:“我在听呢。”
“我不记得了。”苏苏摇摇头,“当年的事情,我一点都记不清了。我连家人为什么而死都不知道。”
…在这个世界玩梗,何尝不是一种高处不胜寒….嗯,谐音梗是要抓去坐牢的….许七安没了调戏女鬼的兴致,不耐烦的语气:
“老千层饼了…”许七安喃喃道。
“巡抚大人,我今夜便在此歇下了。”李妙真提出请求。
坏事全让他俩给碰上了….许七安看着两位同僚的目光,再次充满怜悯。
李妙真一愣,眯着眼打量他。
“毕竟二十多年了吗。”
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许七安愣了半天。
“你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再这样看我,咱们没法做兄弟了。”宋廷风沉声道。
小說
白裙子的苏苏姑娘挪到浴桶边,接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淡淡月光,低头瞅了眼清澈的水底,尖酸刻薄的说道:
“娘!”
“赵银锣,夜里睡的可好?”许七安问道。
【二:抱歉,深夜打扰诸位,我在云州遇到了点困难,想求助大家。】
许七安有种久违的心动,是男人看到绝色美人都会有的心动,更准确的说,是荷尔蒙的躁动。
许七安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立刻画大饼:“当然,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你想好跟我私奔了?”
不行不行,脑子越来越困顿了,我不能一个人抗下所有,得拉着张巡抚和姜律中一起伤脑筋…许七安立刻出门,去找张巡抚。
“…你这人,没脸没皮的。”苏苏有些害羞,她死前还是黄花大闺女,虽然变了鬼之后,经常被无良主人指使着勾引男人,但顶多就是卖弄风骚,毕竟鬼是没有实体的。
“而且,如果梁有平不是齐党的人,那很多逻辑就不通了,我个人更偏向他是齐党的人,我们之前的推理没有问题。”
包括让飞燕军入城,也是施压,作为谈判筹码,并非真的要玉石俱焚。
“什么私奔呀,说的难听死了。”苏苏声音软濡,白了他一眼,讨价还价道:“我可以帮你做三件事,换一具肉身,好不好。”
“男女授受不亲?”
“梦到教坊司的小娘们了,哎,这来云州都这么久了,连女人的小手都没碰过。难捱哦…”
苏苏歪着头看他。
“是啊,你每换一个纸人,就是处子之身。”许七安说。
李妙真一愣,眯着眼打量他。
“呵,你恐怕走不了!”许七安皮了一句。
“你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再这样看我,咱们没法做兄弟了。”宋廷风沉声道。
齐党和巫神教是一伙的啊。
读书人很讲究养生,爆肝熬夜这种行为,简直是对生命的糟蹋。
你一个弱鸡女鬼,能帮我做什么?还不是想白嫖我,呸,女人!
李妙真望着烛台上,如豆般的烛光,愣愣出神片刻,“会不会我们猜错了,梁有平不是齐党的人,交给我们账簿,也不是为了陷害杨大人?”
白裙子的苏苏姑娘挪到浴桶边,接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淡淡月光,低头瞅了眼清澈的水底,尖酸刻薄的说道:
李妙真颔首,尽管案件扑朔迷离,但巡抚已经答应竭尽全力追查真相,杨川南还有一线生机。
“喂!”
“求求你了,好不好嘛。”
“本姑娘可瞧不上豆芽菜。”
同一个梦,是偶然吗?
许七安想不通的是,巫神教的人为什么要在梦境中逼问梁有平的下落?
等等,卦师擅长算卦,那怎么没算出梁有平在哪里,反而入梦宋廷风和朱广孝?
“男女授受不亲?”
许七安皱眉头:“我在听呢。”
李妙真望着烛台上,如豆般的烛光,愣愣出神片刻,“会不会我们猜错了,梁有平不是齐党的人,交给我们账簿,也不是为了陷害杨大人?”
李妙真下意识的反驳:“我可不是武夫。”
“而且,如果梁有平不是齐党的人,那很多逻辑就不通了,我个人更偏向他是齐党的人,我们之前的推理没有问题。”
许七安本来听的津津有味,突然发现了华点,声音都变的尖锐了,“啥?你都死了二十多年!”
苏苏撇撇嘴:“反正就是这样呗,你要是能为我塑造一个鲜活的肉身,给你做小妾又何妨。心情好了,我还可以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什么私奔呀,说的难听死了。”苏苏声音软濡,白了他一眼,讨价还价道:“我可以帮你做三件事,换一具肉身,好不好。”
得,又是这个小子…张巡抚无奈的看着许七安。
“打扰了,告辞!”
这是很简单的推理。
齐党和巫神教是一伙的啊。
得,又是这个小子…张巡抚无奈的看着许七安。
“打扰了,告辞!”
她刚才“探望”过杨川南了。
敲黑板!审题要认真啊各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