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岌岌可危。
句町战士虽勇,可也无力回天,安南都护府的唐军长矛阵密不透风,成千上万支长矛密集攒刺。
一排排的长矛如林,不断的前刺前刺。
没有人能够挡的住这样的长矛阵前进的步伐,对付这样的密集长矛步兵阵,唯有以弓弩远程射击,才能有效的杀伤他们。
可是现在句町蛮哪还有这么密集的弓箭火力,甚至句町蛮已经被杀的连个像样的阵线都没有了。
没有足够多的弓兵,那么眼前那缓慢移动的枪阵,便是无敌。
“大王,你快撤,我来掩护断后!”
一名年轻的句町战士勇敢的站到侬三娘前面,年轻的战士脸上还带着丝稚气,身上的厚重的铠甲压在他的身上,显得臃肿。
不合身的铠甲已经遍布血污,年轻人的一条胳膊早血染衣甲。
战士的脸上,还有一条伤口,皮肉外翻,沽沽流血。
那是侬三娘的长子,一个十二岁的侬家少年,却已经有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气概。
囚爱:冷总裁的地下情人 倾城雪
看着极似丈夫样貌的儿子,侬三娘咬牙,忍住悲伤。
“你带人突围,我来殿后。”
“娘。”
“这里没有娘,只有句町的女王,女王得和她的蛟龙王旗在一起。”
此时王旗若败逃,则句町便将彻底崩溃,所有人都会葬身侬人河中。
一本漫画的底稿之天兵
“走啊!”
侬三娘冲儿子大喊,“走,走的越远越好,去孟氏和尼部,去找你姑母,他们会收容并帮助你的,若是唐人继续追杀,你们就继续往南走,好好活着,莫忘大仇,但愿有一天,你能回来复仇,重新夺回句町故地,再复句町王国,我的儿!”
说完,侬三娘不仅不再退,反而提起一杆白杆长枪,大喝一声,“随我来,断后!”
数百青壮侬氏妇人女军齐齐挥动着白杆枪转身向前。
一名高大黑壮的侬氏妇人旗手,更是高举蛟龙旗勇猛向前。
一个又一个的侬人折转身体,提起刀兵向北。
明知转身便是死,可也没有人犹豫分毫。
但求一死!
侬三娘的儿子大叫一声,提起大刀也要上前,几名侬氏少年死死拉住了他,“女王已经上前了,你不能也回头,侬氏还不能死绝,从现在起,你就是侬氏的少主,是句町的王,走!”
少年亲卫拼命拉住侬云,扯着他往后撤。
侬人河畔。
那面侬人王旗突然转身杀入唐军之中,在一个接一个视死如归的侬人猛扑之下,那铁壁一样的长枪阵,居然也有了一丝隙缝。
侬三娘一身银甲,也下马步战,一杆白蜡杆大枪,刚柔并济,左刺右挑竖打一条线。
马蹄声传来。
唐军两翼的轻骑出动,他们也看到了侬人的拼命反击,立即调动轻骑来拦截。
一名女兵挡在侬三娘面前,为她挡下一支长矛。
“死也不降。”女兵吐血而亡。
“侬人永不为奴!句町必将复国!”侬三娘对着她咬牙道。
一个接一个的侬人倒下,高大的王旗旗手也被长矛阵后的弓箭手们箭雨覆盖,王旗目标太大。
旗手浑身插满箭羽,如同一只站立的刺猬,但她死前还是咬着牙跪地伏好旗帜,努力让旗不倒。
护旗手也被射死,旁边冲上来数名女兵扶住王旗,又是一阵箭雨射落,那几名女兵也中箭而死。
豐都鬼事 夜西瘋
蛟龙旗缓缓的倾斜。
侬三娘望着倾斜的王旗,咬了咬牙。
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那丝缝隙终究还是又合上了。
她回头望去,已经有些句町军跳入侬人河中,奋力向对岸游去,这些人中看不清有没有儿子的身影,但愿他能听话。
重新转回头。
看着不断推进的唐军,枪阵如林,且更加严密坚固了。
侬三娘几步上前,从一个女兵手中扶住蛟龙旗。
就算只剩下她一人,她也要战斗到底。
如雷一般的马蹄声传来。
天边传来沉闷的雷声,不,那是铜鼓的声音,侬三娘甚至能听出,这绝对是侬氏部落的鼓匠们所打造的铜鼓。
这铜鼓很大。
眺目远望,在那如林的长矛缝隙中,侬三娘似乎看到了一支骑兵。
青色的骑兵。
无数披着青毡斗蓬的骑兵,那是熟悉的身影,是尖山和尼部,孟家来了。
“青骑兵!”
“孟氏和尼,言而有信,有情有义!”
侬三娘笑了,虽然孟氏来的有些晚,可他们真的来了,就算自己死在这,也没关系了,幸存下来的句町部落人马,能得到孟氏和尼部的接应。
在强大的唐人面前,左右溪蛮最终还是背叛了句町人,但孟氏始终还站在他们这边。
在太阳的最后一点余晖及将落尽的时候,尖山和尼蛮赶到了,孟氏家主孟谷悮亲自提着当年侬氏赠送的宝刀赶到,在他的身后,是八百骑孟氏山地骑兵,后面还有整整八千跑步赶到的和尼战士。
侬人河。
已经流了太多的血,死了太多的人,但高潮才刚开始。
金牌狂妃:邪王宠妻无度
当双方已经杀的疲惫不堪的两军,背后突然又杀出一支同样疾驰赶路来的疲军后,战场乱套了。
武神赵子龙在异界 南科狐律
唐军面临被前后夹击的危险。
此时唐军把所有精锐都摆在了前方,一路追杀句町人到了侬人河滩上,那里湿滑泥泞,想转身都来不及了。
百合花與火烈鳥
面对这突然到来的和蛮援兵,战场上的唐军将领喝令连连,旗手不断的挥动旗帜,传令骑兵拼命奔走。
号角和鼓声响动。
两翼的骑兵开始奉令调动,扭头拦截刚杀到的和蛮。
长枪兵后面的弓箭手,也开始扭转方向。
本在长枪阵两旁护卫的刀牌手,这时也接令,全都调头跑步到弓弩手的后面,组成新的步兵防线,为弓弩手们护卫。
狭路相逢,唯战尔。
“长枪兵继续向前推进,把该死的句町蛮子全赶到河里去,不要回头,不要乱!”
传令骑兵带来了主将的最新命令。
这个时候,主将并没有把所有兵都调过头去对付增援的和蛮人,句町蛮不能放过,既要防止他们趁机逃走,还得防止他们反咬一口。
前后两条防线,一面都不能乱,否则疲惫的唐军,也一样可能会崩会败。
两面一起打,撑住了,今天就是两面开花,花开两朵,两朵一起收。撑不住,那就全凭天意了。
“该死的和蛮部,他们之前不是已经被打服了吗,他们不是已经跪地称臣,向大唐归附,上表归附,置为羁縻了,为何现在还敢来?”
有将领发出愤怒的咆哮。
“待此战过后,我要踏平所有和蛮部落山寨,将他们斩尽杀绝!”
······
一箭射来。
侬三娘中箭,她踉跄退后两步,单膝跪地才止住去势。
王旗失去依撑,终于缓缓倒下。
一个身影冲了上前,扶住了蛟龙旗。
又一个身影冲上来,护在了侬三娘的前面。
少女與戰車前傳
更多的人影冲上来。
妖物11 延繹
却是本来已经绝望崩溃的句町战士,看到了和蛮援兵到来后,重又燃起希望,振奋斗志,他们齐齐转身,再没有人试图突围逃跑。
面对着唐人的枪阵,他们再不退却。
而失去了弓弩手和骑兵、刀盾手掩护支援的枪兵,也一时黯淡了不少,句町蛮如潮水倒卷,硬生生的顶住了枪兵的推进。
侬三娘被扶了起来,看到扶自己的正是儿子侬云。
“你怎么还没走?”
“上天庇护,胜利属于我们的。”侬云对母亲一笑,然后提着刀转身加入了反攻的句町战士队伍中,奋不顾身的呐喊着向唐军如林的长矛阵冲去。
侬三娘微笑,十分欣慰。
下一刻,她便瞪大了眼睛,一支长矛突然刺出,侬云挥刀砍刀,可又一支长矛刺来,侬云的护卫挡下。
唐军枪兵阵中,突然投出无数的短矛。
措不及防。
长矛阵前的句町蛮死伤无数,侬云身中数支短矛。
“不!”
侬三娘发出嘶心裂肺的悲吼,幸福和绝望都只在一瞬间。
那个年轻的儿子,那个顶天立地的儿子,就在她面前,被唐人的投矛活生生的杀死了。
“我的儿!”
侬三娘如同是一只疯狂的母狮,不顾伤痛,也不顾还在继续投掷而出的短矛,拼命的向儿子的尸体冲去。
长矛手们的短矛投掷,把凶悍的句町反击攻势打断,双方转瞬又陷入了令人绝望发疯的绞肉僵持攻杀之中。
侬三娘名金虎,此时真的化身成了一头母老虎,她捡起儿子的大刀,又从地上一位亲兵尸体手中拿起一面盾牌,然后便猛的冲向了枪阵。
左劈,
右砍,
盾挡!
在侬金虎的身后,无数句町蛮子齐齐转身。
在侬人河的西岸。
本来已经渡过河的战士,又义无反顾的跳进河里,奋力的向东岸游来,无数岸边的老弱妇孺们,也都不管不顾的转头向东岸而来。
侬金虎吼叫连连,整个战场上都响彻着她愤怒的咆哮之声。
无数的句町蛮仰天长啸。
所有的蛮子们都疯狂了。
侬蛮,沙蛮,土蛮,连后赶到的和蛮也一样疯狂无比。
暮色之下,蛮族气势不断飙涨,唐军两面作战,两面皆陷入苦战。
枪兵迟迟不能把句町残兵扫过河中,回身加入对和蛮的迎战中,缺了长枪兵,面对和蛮的唐军缺有了有力的依靠。
喊杀声响彻天地,鲜血彻底染红了整条侬人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