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
(感谢猎书强人,雨瞎,光头$阿呆的打赏!!!)
办公室里面。
看着秘书没事找事的样子,白泽少摇摇头。
他很理解秘书的行为,毕竟现在的他可谓如日中天,秘书当然会讨好他这个大靠山。
只是,秘书那么大一个男人,杵在那里实在让人有些晃眼。
直接道:“这几天这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秘书想了想回答道:“没有,一切都很安稳,尤其是得知丁莫被抓的时候,众人一下都变得乖了,这一且都是主任的功劳”
话语最后,秘书很是露骨的拍着白泽少的马屁。
白泽少并没有在意这些,轻轻敲了敲桌子道:“马上召集行动队的人,让他们在外面操场集合,记住所有人必须到场”
“主任,这是有行动?”秘书忍不住出声道。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先去通知人”白泽少摆摆手。
“是”
不一会。
行动队的人就浩浩荡荡的集中在一起,场面很是浩大,一下就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舅舅,行动队的人这么大阵仗是不是要出任务”总务科,江一帆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场景,好奇的问道。
“出不出任务那是行动队的人,和咱们总务科可没关系”
“你就不要瞎操心,免得惹火烧身”老蔡很是淡然的说道。
“这些我当然知道”江一帆说完神色一下激动起来:“舅舅,主任出来啦”
老蔡一愣,定定神起身来到窗户口,朝下看去。
就看到此刻的白泽少正在行动队最前面,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众人。
直到众人感到有些不适的时候,白泽少才幽幽的说道:“丁莫的事情你们都已经知道,这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不会在追究的”
“现在把你们召集起来,是因为我要报复”
“红党既然敢刺杀我,那么我就要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给我抓红党”
重生之帶著空間養包子 廿二
“此次的行动中,无论谁立下大功,金钱,权利我都不会吝啬”
“金钱的事情暂且不说,此次的行动谁的功劳大,谁就是行动队副队长,负责行动队的日常事务”
白泽少的话语瞬间就引起众人骚动。
如今行动队一直是白泽少在兼管,但白泽少的身份在哪里摆着,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将所有的注意放在行动队。
因此行动队的副队长,和队长其实没什么区别的。
一步登天的机会就在摆在眼前,难怪大家会这么激动。
就连边上的秘书眼底都有几分艳羡。
“安静”白泽少看着对面嘈杂的众人,皱眉道。
话落,场面瞬间变得安静下来,众人再次看向白泽少等待着他的命令。
“现在大家可以行动了,我期待你们给我带来好消息,出发”
随着白泽少的大手一挥,行动队的人纷纷登上汽车,然后快速离开特工总部。
花都最強保鏢 何老狐
行动队的这些人仿佛出笼的饿狼,迅速的扑向上海的各个角落。
一时间也是闹得鸡飞狗跳的,枪声几乎是不间断的响起,流血事件随处可见,动静之大几乎惊动整个上海。
动静如此之大,北原仓介第一时间就收到消息。
“没想到他会如此迫不及待”北原仓介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感慨的说道。
“大佐,需不需要我提醒他一声”秘书试探的问道。
“干嘛要提醒”
“上海这摊浑水现在可是有些沉寂,既然如此就让白泽少给我们搅动起来岂不更好”
“只是不知道他们此次的行动,能够带来多大的收获,千万别是雷声大雨点小,那可就没什么意思了”北原仓介玩味的说道。
只是,北原的话语刚落下,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絕色替嫁王爺妻 堅強的小葡萄
北原接起来以后听到里面的话语,立马就让秘书出去,关好门以后才说道:“阁下,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嘛?”
说实话,北原真的没有想到池上慧子仅仅隔了一天就给他打电话。
当然,对此他还是很愿意的。
暗影神座 余云飞
“白泽少到底要干什么,弄出那么大动静”池上慧子问道。
“他在报复,报复红党对他的刺杀”北原仓介回答道。
然后不解的问道:“阁下觉得白泽少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吗?”
池上慧子没有回答北原的问题,反而陷入沉思。
鬥戰勝佛取經歸來 夢祥世間
直到北原以为池上慧子是不是已经忘记他们还在通话的时候,池上慧子的声音才幽幽的响起:“既然他那么想抓红党,我们何不推他一把”
“阁下的意思是我们暗中出手?”北原仓介皱眉道。
“没错”池上慧子点点头:“我想北原君手里肯定掌握着一些红党的据点,我们就趁此给端了”
“阁下如此做,对于我们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的好处”北原仓介不解的问道
“呵呵,怎么会没有好处”
“我们掌握的那些红党的线索,只是表面的一些东西,估计很难有很大的收获”
“与其如此还不如放手一搏,借着白泽少掀起的狂潮顺藤摸瓜看看看能不能有意外的收获”池上慧子笑着说道:“北原君拜托了”
“阁下的拜托我会让人执行的”北原仓介没有拒绝池上慧子的要求。
只是说完以后立马补充道:“阁下,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询问”
“北原君客气了,请说”池上慧子随意的说道。
“我想知道阁下这么做的真实目的,您不会仅仅是帮助白泽少报复那么简单吧”北原仓介直接问道。
“这和我目前的计划有关,我需要一个纷乱上海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至于是什么计划,没有大本营的授权我不能说,这一点还希望北原君理解”池上慧子解释道。
“明白了”北原仓介点头道。
随后两人就结束通话,放下的电话的北原仓介将秘书喊进来以后,将自己的计划简单说了一下,就让秘书去执行。
秘书原本想要问些什么,但却没有问出来。
因为北原仓介的转变,肯定和刚才的那个有关。
阵芒 习风
此刻。
特工总部。
白泽少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看着报纸,和外面他掀起的腥风血雨形成强烈的对比。
“白泽少这么一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