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
可这些行径,好像对当下的信黑国并没有丝毫的影响。
血淚:復活夜的秘密 寶寶諾米
因为已经统治了十三国,并且在渐渐的蚕食七大国,这样的信黑国,早就有了足够的资源攫取之地,而经济上么?
信黑国本来经济就不太强,如今战争起来,别的不提,只说从十三国里面将抢来的经济消耗下去,都足够信黑国继续好几年的战争,更别提,以他当下的推进速度,恐怕推平了七国,都用不了太久。
如此一来,国际世界对信黑国的封锁与堵截,最多也就造成信黑国一部分的国力下降,却绝对无法影响到大局。
谁都知道,信黑国也停不下来了。
战争打到这样的程度,已经很难是个人意志能够改变的事情了。
当然,如果深处于信黑国腹地首都的那位‘岩元帅’,愿意张开他的尊口,宣布战争结束的话,那这场渐渐可能波及到全世界的大战,还是有平息可能性的。
但他不可能开口。
“汩汩汩……”
在秘室内,贾岩张着嘴,大口大口的汲取着管道输送进来的能量。
“唔……唔唔……好饱唔唔唔……”
而在贾岩的身边,有个小小的身子,她也张开自己的小嘴,用力汲取着能量,不过并没有贾岩的声势浩大,而且她心不在焉,吸几口能量,还低下头来,把放在地上的零食将一把到小嘴里,咀嚼一番后,再在贾岩的狠狠瞪眼之下,无可奈何的继续吸。
“到此为止吧,他们的能量供应来不及了。”
贾岩感受到管道里的能量快要见底了,于是停止下来了吞噬。
“好呔,爱迪莎又变厉害点啦,哈哈哈。”
爱迪莎直接一反半死不活的状态,从地上跳将起来,光着小脚丫跑来跑去。
——————
“你这才哪到哪,好了,修炼完了就去写战争策划去。”贾岩摇了摇头。
这小不点,太懒了,天天都不想修炼,然后贾岩不得不在自己吞噬能量的时候叫上她,督促她也吞噬点能量。
此时的爱迪莎,才不过刚刚到达这个星球上无敌的实力,也就天级顶峰左右吧,太弱了。
“呜,爱迪莎还没看电视,爱迪莎还没吃零食哪,主人压榨童工!”
惟愿岁月可回首 疏雨晨曦
爱迪莎听闻贾岩的话语后,直接嘟起了小嘴巴,委屈之极。
“谁让你要重生到小孩子身上的?好了,听话,去工作,做完了这份三天内的战争计划,主人就带你出去玩一天。”
爱迪莎大眼睛亮了:“三天?”
“两天!再要求我可不带你玩了。”
“成交哒!太棒啦,主人带爱迪莎玩两天,爱迪莎去工作!”
醉裏夢逍遙
爱迪莎光着脚丫又跑向秘室门外,不过跑到一半想起什么,又跑回来,抱起地上堆了有她半个人那么高的零食堆,又看看贾岩,咧嘴可爱的嘻嘻笑笑,再抱着这堆零食往外跑去,边跑边掉,到外面恐怕只剩一半了。
“这小不点……”
贾岩越来越觉得,让爱迪莎成为真正的生命体,是挺有意思的事情,虽然顽皮了点,但她真正拥有自己的灵魂了。
如果她不变成生命,贾岩也不会知道她这么爱吃零食,还这么贪玩。
大王令我来巡山
“也对,虽然还是同样的对象,可转变了个型态,就会变成新鲜的感觉么……”
贾岩好像悟到了些啥道理。
不过他也没想那么多,摇摇头,起身也走出秘室。
今天与明天,他将与爱迪莎做出整个对阵七国的全部计划,做完了后,就会有好几天的休息期,他将真正放下心来,带着爱迪莎逛逛玩玩。
反正真要说起来,这颗星球的战争,对他和爱迪莎来说,就像玩没两样,不必过于较真。
“说是要一年之内,可现在的战争进度……”贾岩随手打开了一台类似智脑,但落后不知多少代的产物,看了看上面的战争进度汇报,以及战况与双方的战损比之类,摇了摇头:“恐怕都不用一年了。”
他知道,现在的信黑国虽说只灭了十三个弱小的国家,与七大国刚刚开始打大战,甚至胜负难料。
但那是对外界的其他国家来说的,从他的角度看,他将自己的改良版阴阳道联手法赐下,并且效果不俗的时候,这场战争,或者说整个星球的最后赢家,就已经落下帷幕了。
信黑国赢定了,并且看阴阳道的效果如此出众,还将大大缩短整个过程。
“如果要保守看的话,那这样吧……”贾岩拿出了光电笔,在虚拟的屏幕上点了几下,点出七大国的各自腹地内某个小点。
这几个小点,全是七国现在在抵抗着信黑国的边境总部之地,里面可以说重兵把守,根本就是人家的大本营。
“明天直接让士兵空降到他们的总部,以绝对数量的稀少,对抗他们的边境总指挥部,要是这样的战争都能赢,那这个星球上的战争,我也就不用花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来看顾了,只需要尽全力的吸收那白海豚的能量便好。”
贾岩淡淡的将智脑关闭,他知道,自己点了这几下,参谋部那边就会收到了,而前线的作战部队,也会收到自己的信息。
至于部队里的士兵会如何想,他们是否会抗拒,那就不是贾岩会管的事情了。
起码他知道,自己的这则命令绝对会被忠实的执行下去,因为现在的他,在信黑国里就有这种程度的公信力,没人会拂逆自己的命令。
但贾岩却没料到另一点。
那就是在这支部队里,正有自己许久不曾见到的这个世界‘妹妹’,也就是只比贾岩名义上小两岁的贾琳。
做为‘岩元帅’的妹妹,贾琳虽然现在只有十三岁,可上次学校里有报名表,她就顺势填写了入伍单子,并且隐瞒自己了年纪,外加还隐去自己是贾岩妹妹的这则情报。
然后‘十五岁’的她,就被分配到了新兵营,变成预备役紧急训练了一个多月,如今就在上次的大轰炸战役中,到达了一个名为‘铁本国’的边境地区。
“你们都听好了,你们的年纪与岩元帅差不多大,如今的岩元帅已经是元帅之身,你们却还想当自己是小孩子吗?我是连长,但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几岁,所以你们别装孩子,在战场上,你们就是士兵,给我好好的遵守命令。”
连长站在铁本国的边境军营里,对底下的一群毛没长齐孩子训话。
他也不大,最多也就二十岁上下,虽然比起下方好像有不少十五六岁的孩子,要大些,却也绝对谈不上老成。
听了连长的话,下面的年轻士兵们,一个个昂首挺胸。
贾琳就在其中,她也紧紧抿着嘴唇,听着上方的演说。
而在贾琳的身侧,有几名隐隐约约将她包围在中央的年轻人。
他们是贾琳的保护者,或者说,是贾琳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存在的保护者。贾岩虽然对这个世界的家人,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可他们的性格模板啥的,全是以外界的家人般定制的,所以对于贾岩来说,把他们当成是另一个世界的家人也不算错,对于家人的守护,贾岩还是相当上心的。
豪門天寵:別惹重生傲嬌妻 花漸隱
比如贾琳,他虽然在忙起后,就忘了照顾这妹妹,却也安排了护卫隐藏在暗处保护。
“我也要加油,上战场立功,以后成为一名女军官。”
贾琳才十三岁,站在人群里就像小萝卜头,在这个年纪的孩子而言,差了两岁那就是天差地别,她看起来明显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刚开始训话,连长就接到身后跑来一位通讯兵的情报文件。
展开看了看后,这位连长脸色变了。
“现在上面来了一则新任务,明天我们这支有光荣传统的部队,将要去袭击铁本国边境总部,大家都下去做战前准备吧,你们首次上战场,希望不要掉链子,散会。”
说完了,连长忧心忡忡的离开了操场上,直奔参谋部,因为他也想去求证,这则情报的正确性。
“叫我们去攻击铁本国的总部?多少人去啊。”
“我们信黑国也太厉害了吧,这才攻入铁本国多久呢,就可以攻入铁本国的边境总部了。”
“明天我一定要好好发挥,上次在空袭的时候被吓到了,这次好好发挥说不定还能让长官们对我另眼相看。”
年轻的士兵们全部摩拳擦掌。
做为青年人,他们可能经验不足,也可能纪律性没那么好,但唯独一点是绝对超过老谋深算那些老兵的,那就是他们拥有足够多的满腔热血。
就如这次,贾岩要求年轻的士兵们上战场,而经历过空袭的他们,已经不再畏惧战场,而是满腔热血都想要为国争光,打败敌人。
夜鳶
包括贾琳他们所在的女兵连队。
“你叫贾琳是吧,希望未来能够合作愉快。”
一名女兵来到贾琳的身边,伸出手来,与腼腆的贾琳握了下手。
烽火狼烟 方觉晓
“贾琳,你有十五岁吗?感觉你比我们都要小很多啊。”
仙界走私犯 李松儒
“我……我有啊,我十五岁了,我个子从小就比较矮。”贾琳支支吾吾的,都快要穿帮。
“哈哈,你别生气,我只是这么一说而已啦,咱们这个年纪还会长身体呢,你可别气馁。”对方笑了起来。
“嗯,我还会长的,我要比你高。”贾琳很有信孩子气的说道。
“好好,你会长的比我高,对了,你的姓也是贾,难道你是贾岩元帅的亲戚不成?”
網遊之聖槍蒼穹 小小天下飛
“才不是,我不是他的亲戚。”贾琳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
“我开玩笑而已啦,咱们国家那么多人口,姓贾的肯定也不少,我不会真觉得你是贾岩元帅家人的,否则岩元帅怎么可能让家人来前线。”女孩乐了。
怎么不可能!
你面前就有!
贾琳撇了撇嘴,接着她也有些魂不守舍起来。
因为她不知道,自家哥哥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经跑到前线来了,恐怕他那么忙,可能还不知道吧。
话说自从上次贾岩莫名其妙展现了恐怖的能力后,就直接消失了,等到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贾岩攻打完毕了十三国,声名斐然的时候。
那时的贾琳都有点不敢跟本来很熟悉的哥哥说话,总觉得压力好大,因为她当时身边的所有同学,都成为了贾岩的粉丝,总觉得跟这样神话般的人说话,哪怕是自己哥哥,都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其后她还发现,自己变得拥有极大的特权,家里换了房子不说,隐隐约约的,自己在学校里说什么话,想做什么事,都会有人暗地里帮助自己完成,甚至有些事情她只是自己想想,都会被人了解,接着帮助她完成。
这事让贾琳既兴奋又恐惧,所有她思前想后,认为自己的人生不能就这样被哥哥的羽翼保护住,于是她参军了,想要用自己的能力,说明她也是哥哥的妹妹,就算不可能到达哥哥的程度,也绝对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女兵。
话说,就算隐瞒年纪的事情,也是她透露出这种想法后,被人在暗地里帮助完成的。
“我明天要证明自己的!”
贾琳小眉头皱起来,拳头握的死死的。
可她不知道,在这兵营里的广大普通新兵们不知道,甚至不少的班长和小高层也不知道,他们这回的任务,可不仅仅是普通的作战任务而已。
他们的任务,虽然大家都清楚是突袭铁本国的老巢大本营,可许多新兵们认为,应该是整个边境地区的所有部队齐出,虽然数量上可能还不太多,但以进入边境以来各支部队以‘联手战法’,击垮了大量铁本国精锐部队情况看,剿灭个铁本国的边境老巢,应该是绰绰有余的才对。
但是。
第二天,整支部队坐上了前来运送的低空飞行魔法载具,一艘艘载具压低速度,在山林里窜飞的时候。
“什么?这次的奇袭,就我们这么一只营队?”
“什么鬼,咱们这支营队的总兵力,也不过千多人而已,去攻击人家有近万人镇守的老巢部队?”
“这怎么可能打得赢,是让我们送死吗?话说这作战策划应该不是岩元帅亲自制定的吧,他怎么可能让士兵做这种送死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