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手机上关系相近的人,基本都已经通知了一遍,江跃问心无愧,收了手机,走回家里。
小姑和姑父已经将一部分物资搬到宗祠。
“小跃,来搭把手!”小姑看到走回来的江跃,忙招呼道。
江跃家离宗祠也就是几十米,搬一些东西过去倒也不费什么力气。
看来,小姑是要严格执行那十六字喻示。不管今晚有没有灾劫出现,都在宗祠过夜。
江家宗祠宽敞大气,布局合理,若要说居住环境其实并不差。只是一般而言,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选择住在宗祠过夜。
毕竟,在农村宗祠还承担着存放棺木的功能,大活人一般除了守灵之外,一般不会在宗祠过夜。
当然,老江家祖代都从事风水相关行业,这方面倒没有民间那么多禁忌。即便有着诸多禁忌,老江家也自有一套化解仪式。
这个季节,气温已不算低,除了幼儿,其他人用席子打地铺便能对付一晚。正好家里有一张小床,是当初江跃小时候睡的。搬到宗祠,给小姑家的崽儿睡。
方方面面准备妥当之后,一家人心里也踏实了许多,准备应对着夜晚的到来。
晚饭早早就用过了。
一家人也不在屋里呆着,直接去了宗祠。
江家的宗祠保留了老派风貌,并没有通电。
不过宗祠多有蜡烛,而且是婴儿手臂粗的那种大蜡烛,倒是不愁照明。
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看着夕阳一点点落下,多多少少都有些心事重重。
月满唐门 崇门由凤
每个人都莫名其妙产生一种荒诞感。
这次太阳下山,明天还能照常升起吗?
直到太阳彻底消失在地平线,夜色慢慢接管了这片大地。
每个人的视野都下意识地望向东方。
按时间推算,太阳落山之后,圆月差不多也该从东边慢慢抬头了。
当太阳落山,当黑夜降临,哪怕是一轮月色,仿佛也能带给人一点不太真实的安全感。
“小跃,你觉得,今晚真会有灾变吗?”姑父最先沉不住气,面带愁容地问道。
他没有老江家的血统,一向是个老实人,也没有老江家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更不具备老江家那股子里的悍劲。
对这个未知的局势,他是最担忧的一个。
当然,他担忧的可不仅仅是自己,最关键的是怀里的孩子。
孩子才那么小,真要有什么变动,孩子无疑是抗风险最弱的群体。
为人父母,任何时候最担心的都是孩子。
“姑父,我很想告诉你没有,可我的直觉却越来越强,今晚一定会有事发生。”江跃轻叹一声。
直觉?
“小跃,你感觉到什么了?”
姐姐江影忙问。
这段时间,江跃悄无声息完成了许多大事,大家对他的超凡能力已经见怪不怪。
“具体我也说不清是什么,但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抑,渗透在每一寸空气中?”
“压抑?”三狗撇撇嘴,“二哥,你这也太悬乎了呗?空气咋还压抑了?空气压抑咱们还怎么呼吸?”
“三狗,你闭嘴!”小姑翻白眼,“听你二哥说完。”
三狗是个粗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是纯粹从字面上来理解的。
“我说的压抑,不是说呼吸不畅。相反,我觉得呼吸非但没有不畅,反而好像有种前所未有的舒畅,你们没感觉到吗?”
兽妃:皇上的小萌宠
哦?
所有人都是一怔,忍不住加快呼吸了几下。
“好像是有点这个意思啊?”姐姐江影也是觉醒者,她的五感也是超乎常人的,“这种感觉就好像进入那种含氧量极高的天然氧吧?不,感觉比那个明显多了。”
三狗抓抓头:“好像还真是啊。”
小姑默默呼吸着,似乎也慢慢感受到这点变化。
只有姑父抱着孩子愁眉苦脸,感知不强。
“小跃,这是天地开始出现变化了吗?”江影问。
江跃眼神投向深邃的夜空,望向东方,他们期待着的月色还没有出现。
“姐,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月亮好像出来得更晚?”
月亮升落其实也有规律。
火影之夜舞傾城 夜舞神
上半月,一般是很早就出现上弦月。到了月中,时间相对居中。到了下半月,月亮要很晚才升起,第二天一大早还挂在西边。
今天是月圆之夜,在中南大区,一般傍晚六七点钟,月亮就该出现了。
可眼瞅这个时间点,明明已经七点多,天上还是没有动静,月亮仿佛忘了钟点,迟到了。
夜空晴朗,并无遮拦,时有几颗星星在夜空中闪烁,提醒着人们,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日月运行,也有其规律。
一旦这个规律出现变化,必然有异。
小姑皱着眉头,呆呆望着东边:“是有点不对劲,往常农历十五,这个点月亮早该升上来了啊。”
“该不会叫天狗给叼走了吧?”三狗忽然突发奇想。
“三狗,不会说就少说两句。”江影无语,“你马上就要升中学了,该不会连月食都没听过吧?还天狗叼走?”
“月食我当然知道,可我说的是神话传说啊。咱们现在是诡异时代,也许是神话回归,自然现象已经不作数了呢?”
三狗自然有他的一套歪理。
而且这番歪理还真让江影一时间无言以对。
“出来了,出来了!”
小姑忽然激动地指着东方,一轮圆月慢慢探出脑袋。
“咦?”江跃吃惊地站了起来。
“怎么这么大?”
所有人都立刻发现了这一点,今天的月亮出奇得大。看上去,竟然比旭日初升时的太阳还大一些。
不同的世界,圆月的大小是会有一定不同,有些时候感觉月亮更大更圆,但那种大小区分,其实还是停留在主观感觉上,相差一点都不明显。
可此刻,这轮圆月明显就大了很多。
光从视觉上目测,如果视为一个圆的话,往日圆月的直径,顶多相当于这个圆的半径!
如此明显的视觉差距,正常人都能一眼看出来。
“小跃,这就是初变之始吗?从月亮开始变异?”
江跃其实也一脸懵逼。
单看这月亮,除了变大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诡异情况。
很多奇幻小说里,喜欢以月亮大做文章,什么绯红月亮,什么蓝色妖月。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必然是有大凶之兆。
然后眼下并没有。
这轮明月除了大之外,其他的情况还是跟以前一样,甚至月亮上的斑,也看不出什么不一样。
那种感觉就好像月亮冷不丁被什么神秘力量朝盖亚星球推进了距离,脱离了原来的运行轨道,进入了新的更近距离的轨道。
月亮更大,倒是带来了一个明显的变化,那就大地被银色撒满,比起往前,把地面照得更亮了许多。
再怎么偏僻的地方,走夜路的人都不用担心没有路灯。
如此明亮的月色,足可当成一盏移动的路灯。
珈藍序
江跃摸出手机,打开专业的照相功能,对着月亮就是一顿猛拍。
“呃?手机怎么没信号了?”
江跃拍完,正要收起手机时,忽然发现手机的网络信号中断。
“你们看看是不是也这样?”
其他人迅速掏出手机,同样没有信号。
这还没出现什么灾劫呢,怎么信号却没了?
这个发现,让每个人心头都笼罩起一层阴云。
无缘无故怎么会没了信号?
是盘石岭离基站太远,接收不到信号么?
可之前明明是好好的,并没有受到基站远信号不好的困扰。
江跃拿起手机,朝门口走去。
“你们在这里待着,我出去看看。”
“二哥,我跟你一起去。”
嫡女騙行記
眼下也没有别的诡异事情发生,小姑和江影都没有阻止他们。出去看看也好,在这宗祠里,围墙隔着,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两人离开宗祠,一路走到村口,手机信号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绝不是基站远,信号不稳定的原因,而是真正的信号中断。
江跃站在村口观察了许久,视野所及的地方,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那种灾难片常有的大火,陨石,流星,雷电什么的,也完全没有。
除了那一轮巨月越升越高之外,天地之间仿佛异常平静,连空气都异常凝固,一丝风都没有。
“二哥,要不,再去九里亭看看?”三狗大胆提议。
“算了,这时候一家人尽量不要分开。”江跃否决了三狗的提议。
虽然四处风平浪静,但这轮巨月挂在空中,所带来的喻示总让江跃感到心神不宁。
如此明显的诡异,必然预示着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肯定不会是好事。
大白天出去看看倒不妨,到了夜间,再到处乱闯,万一忽然灾变降临,一家人不在一起,本身就被动。
而没有宗祠的庇佑,万一出现什么天灾地变的,个人安危也是个问题。
三狗只是那么一说,见江跃否决,也没坚持。
两人默默朝宗祠走回。
江跃忽然停住脚步,蹲下身来。
————
三狗以为他是绑鞋带,回头一看,江跃却低声观察着路边的草丛。
兵王囂張 二十四連
“二哥,怎么了?”
“三狗,你来看。”
“怎么?”
“你看这些草,是不是比平时更挺立?”
三狗蹲下来仔细一看,发现这些草还真有些古怪。
不单单是这些草,左右走一圈,所有的植物,好像都有相似的情况。
本来,植物受地心引力影响,枝枝叶叶都会向地面耷拉一些的,尤其是到了顶上,会自然有点下垂。
你来一下子,我念一辈子 榴芒
就好像长在头顶的头发,会自然而然卧在头顶。
而眼下看到的情况,就好像头顶的头发被发胶固定,一根根竖了起来。
“二哥,这是咋回事?”反常的事情又出现了。
汪汪汪!
就在这时,宗祠那边,小姑听从江跃建议,买来的两条黑狗,在宗祠门口疯狂地吠叫起来。
“回去。”
江跃已经来不及细想,拉着三狗就往宗祠方向跑去。
狗叫得这么凶,要么是有陌生人靠近,要么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跑回宗祠,却没有看到任何陌生身影。
三狗的阴阳眼四处查探,也并没有看到什么鬼物盘桓。
小姑也走到门口,呵斥着两头黑狗。
可那两头黑狗却好像遇到什么恐怖之事,脑袋一个劲地朝宗祠大门里头拱,不管小姑怎么喝骂,它们依旧非常执着地朝里钻,仿佛晚半拍随时可能丢掉性命似的。
“姑,让它们进去吧。”
江跃和三狗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外敌入侵。
关上大门,江跃的面色变得异常凝重,三狗也叽叽喳喳地说起了刚才的诡异发现。
众人抬头朝宗祠四周的树枝看去,发现这些树枝好像也有点类似的变化,所有的枝叶好像都抬起头来,微微上扬,仿佛地心引力在削弱,而反向却有一股作用力似的。
两条黑狗进了宗祠,情绪虽然好了一些,但看上去还是有些坐立不安,一会儿卧,一会儿站,一回儿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看上去明显状态不正常。
“看来是有事要发生啊。”姑父声音有些颤抖。
他也是镇上长大的,听了很多民间说法。一般很多灾难出现之前,动物的反应比人类更早,更灵敏。
这两条黑狗如此坐立不安,明显是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江跃忽然站了起来,对小姑道:“姑,你现在还不是觉醒者吧?”
“怎么?”小姑莫名其妙。
“那你站起来跳一跳。”
小姑一怔,下意识站了起来:“怎么跳?”
“随便跳,跳一下看看。”
小姑依言,原地屈膝一蹦。
这一蹦,让所有人都傻了眼,竟原地蹦了近两米高。
落地的时候,小姑还感觉到脚下跟装了弹簧似的,连续又全力蹦了几下。
这每蹦一下,居然高度又提升了一些。
最高一下,至少垂直高度达到了240C以上,都快窜上围墙了。
小姑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讶,还是喜悦。
“小跃,小姑这是觉醒了吗?”
江跃表情却无比凝重,摇摇头:“我不确定,要不姑父也蹦一蹦?”
姑父不明所以,却有点不乐意。
小姑一把将孩子接过去:“让你蹦就蹦!”
姑父无奈,只得原地蹦了几下。
结果竟和小姑一样,明显蹦得高了许多,是正常水平的三四倍!
“哈哈,都觉醒了吗?”
正常世界,哪怕是世界上最强的运动员,身体最变态的运动员,垂直弹跳高度顶多也是一米多一点。
这个高度,如果不是觉醒,那还有什么可以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