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盆地平原之上,阿难国王城之外,十万大军渐渐展开。
汤姆·索亚历险记(青少版)
宁搏涛举着千里镜,很快看清对面的王旗,忍俊不禁道:“那是一头野猪?”
随军的印度绿教商人解释:“那头野猪叫瓦拉哈,是守护神毗湿奴的化身。传说洪水淹没了大地,金眼恶魔抓走大地女神普利提毗。毗湿奴化为一头野猪,潜入水底,杀死恶魔,救出女神。数百年来,印度教国家的王室,大都以野猪作为皇室徽章和旗帜。”
阿难国的王旗,野猪是主要图案,另外还有太阳和月亮,以及一把刀刃弯曲的匕首。
这挺有意思的,周边全是绿教国家,用野猪作为王室标志,仇恨拉得很到位啊。大量睿智的P社玩家,把这头野猪看成黄牛,于是给阿难国取外号叫“黄牛国”。
宁搏涛继续用千里镜观察,发现敌人的阵型很简单。
前方大量轻步兵,以长枪兵和弓箭兵为主。还有类似使用钩镰枪的士兵,但这种钩镰枪非常短,属于贴身近战兵器,他们腰上还挂着外边开刃的铁质圆环,这种圆环是毗湿奴的法宝,可远程投射,也可近战杀敌。
轻步兵之后,是一整排战象。
战象之后,皆为骑兵,其中一部分还是骆驼骑兵。
国王的中军大阵,有一支上千人的火枪部队,这些火枪都是向葡萄牙人购买的。
十万大军不论战力如何,只要摆出来就挺吓人的,大明士卒和贱民辅兵瞬间浮躁起来。
宁搏涛翻身下马,抓起一把土壤,骑着马儿在阵前飞奔。随即,他举着土壤大喊:“你们在大明,见过这样肥沃的土地吗?都是一等一的好地,不管种棉花,还是种粮食,每年都能大丰收。今天胜了,地都是你们的。今天败了,不但没有土地,你们的命也没有了!杀败敌军,抢粮食,抢女人,抢土地!”
中层军官立即跟着大喊:“抢粮食,抢女人,抢土地!”
“抢粮食,抢女人,抢土地!”全军大呼,战意高昂。
除了三千水师,其余一万二千人,半年前都是受灾的农民青壮。他们在柔佛城集训四个月,又来印度征战三个月,一路打了无数胜仗,已经逐渐进化成见过血的老兵。
但是,那些胜仗都属于碾压性质,这些“老兵”还没啃过硬骨头,面对十万大军必然心生恐惧。
稍有挫折,就有可能全军崩溃,只能用土地、粮食和女人激发他们的士气。
此外,还有三万多辅兵,全是沿途征召的贱民。
几个印度带路党,分别用泰卢固语、泰米尔语、马拉雅拉姆语大喊:“大明天国的士兵,已经被湿婆赋予了神力。你们这些贱民,也获得了毗湿奴的认同,只要追随大明天兵作战,就能在这一世摆脱贱民的身份,不用再等待转世轮回!立下头功者,当升为吠舍;立下次功者,当升为首陀罗。只要不临阵逃跑,打败敌人之后,每个人都能分到土地!都跟我喊,不当贱民,不当贱民!”
贱民确实不具备反抗精神,但是,他们也有欲望和梦想,那就是下辈子转世成为高种姓。
一路上,印度带路党受大明官兵指示,一直都在给这些贱民洗脑。
他们这支军队,获得了破坏神湿婆的赐福,拥有无坚不摧的神力相助。追随这支军队的贱民,已经得到保护神毗湿奴的认可,不用再等着转世投胎,这辈子就能摆脱贱民身份,而且还能得到一些神赐的土地。
南乔有璞玉
“不当贱民,不当贱民!”
贱民辅兵高声大呼,脸上写满了狂热,士气竟然超过大明军队。
身为国王的阿赤瑜·塔德瓦·拉亚,此刻就在战场,被一千火铳兵保护着。他今年只有十六岁,父王突然暴毙,两个姑父争夺大权,阿赤瑜只能选择蛰伏忍耐。
历史上,这也是一位明君,二十岁不到,就把两个姑父全部干翻。接着以军事行动转嫁矛盾,带兵打败德干苏丹国,又平息国内三大军阀的叛乱。眼见中央集权成功,国力蒸蒸日上,这位国王突然暴毙。幼子成为权臣傀儡,最终篡位,改朝换代。
“国王陛下,请授予我指挥大军的权力。”姑父萨达施瓦说,他已经把国王的另一位姑父肉体消灭了。
阿赤瑜点头道:“你来指挥吧。”
萨达施瓦根本不懂打仗,他出身于地方实力派家族。前一代国王,拉拢分化地方首领,萨达施瓦非常幸运的做了驸马,一步步成为中央两大权臣之一。
“敌军不但人少,而且骑兵也少,他们的拒马非常简陋,根本不可能阻挡战象的冲击!”
萨达施瓦在战场上侃侃而谈,指挥将领说:“骑兵包抄两翼,等象兵造成混乱,立即发动骑兵冲锋!”
包括骆驼兵在内的全部骑兵,朝着大明士卒包夹而来,连骑兵预备队都不留。
轻步兵护着两千战象,开始缓步前进。
这个国家确实富庶得很,全盛时期的莫卧儿帝国,也只能维持一千战象,他们居然拥有两千战象。
这些战象全身披甲,甚至连象鼻末端,都装有铁质链锤。只要大象鼻子一挥,那些链锤砸下来,就能把明军的拒马阵给破了。
战象颈部,坐有司机,操控大象执行战术动作。
象背上还有士兵,并且分为远近两种。一种手持几米长枪,坐在象背上乱扎,轻轻松松收割敌人;一种手持弓箭,坐在象背上点射,居高临下专门射杀敌方军官。
“开炮!”
火炮早就瞄准了战象,宁搏涛一声令下,数十门野战佛郎机炮齐射。当场击毙两头战象,剩下的炮弹,在敌军大阵中翻滚收割。
战象没溃,轻步兵溃了。
眼前这十万大军,一半以上是临时征召的,以前根本就没上过战场。火炮齐射虽没有造成巨大杀伤,却让这些乌合之众胆寒,竟然不顾军令转身而逃。
若非战象难以应付,两翼又被骑兵包抄,宁搏涛绝对会趁乱冲锋。
“回去,回去!”
萨达施瓦勃然大怒,指挥执法队上前弹压,硬生生把溃兵给杀回去。他们杀掉的溃兵,比被炮弹打死的还多,轻步兵阵已经乱成一团,并且阻挡了战象的前进。
印度人自己打仗,因为彼此都有战象部队,战象被放在第二排,前方必须有轻步兵掩护。
面对大规模炮兵,己方轻步兵又是垃圾,应该临阵改变战术,让战象直接在前面冲锋,轻步兵跟着一起冲。等战象扰乱敌军阵型,轻步兵就能趁机杀入,两翼的骑兵也可抓住机会掩杀。
但是,萨达施瓦却按部就班,就算有将领提出意见,也被他完全无视掉。
大量轻步兵的溃散,阻挡了战象的进攻。溃兵被弹压回去之后,又混乱无比的重新列阵,战象居然傻愣愣等着,等轻步兵列阵完毕才继续前进。
这就给了大明炮兵足够的时间,对方的阵型还没排好,几十门火炮已经开始第二轮齐射。
“轰轰轰!”
親愛的阿基米德
多个轻步兵大阵,再次被火炮击溃,还伴有三头大象倒毙。
萨达施瓦再次下令弹压,让象兵在那儿候着,等轻步兵完成结阵再出发。
————
宁搏涛都看愣了,嘀咕道:“敌军统帅是傻子吗?”
都市全能高手 痞子紳士
少年国王阿赤瑜也看不下去了,起身喊道:“姑父,别让步兵结阵了,直接让象兵冲锋吧!”
萨达施瓦说道:“陛下,你还年轻,不懂打仗。若没有步兵掩护,战象就算能冲过去,也会被敌人消灭的。”
战象珍贵无比,必须有轻步兵保护,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
唉,国王太傻了。
萨达施瓦心中满是鄙视,自认为战术无比正确,也觉得自己可以轻松控制国王。
“轰轰轰!”
又是几头战象倒毙,正在整队的轻步兵,再次被火炮击溃。这次连执法队都压不住,乱军差点把国王中军给冲翻,萨达施瓦气得亲自骑马砍杀溃兵。
阿赤瑜突然大喊:“动手!”
只见几十名国王卫队士兵,趁乱杀到萨达施瓦面前,将这位控制国王的权臣给干掉。
整个中军都傻了,他们全是萨达施瓦的心腹。
阿赤瑜趁机大喊:“我是克里希纳之子,我是毗湿奴护佑的国王。乱臣贼子萨达施瓦已死,其余人等既往不咎,随我杀退可恶的入侵者!毗湿奴保佑!”
负责软禁国王的一千火枪卫队,最快反应过来,齐声呼喊道:“毗湿奴保佑,国王必胜!”
盤龍破天
豪门新贵重生 何婪
“毗湿奴保佑,国王必胜!”
无数士兵跟着大喊,纷纷变成国王死忠,甚至一些溃兵都停止逃跑。
但是,十万大军,已经减员近半,大量临时征召的乌合之众,不顾一切的逃向城内。可城门又已经关闭,他们只能绕城逃跑,或者干脆逃散于荒野之中。
異界之罪皇 鏗鏘行
“轰轰轰!”
大炮再次齐射,又有战象倒毙,被国王激励回来的轻步兵,莫名其妙又开始溃逃。
阿赤瑜喊道:“战象立即冲锋,不要管那些新兵,老兵跟着战象一起冲。还有一千火枪兵,你们虽然是国王卫队,但不要再保护我的安全,一起冲上去杀敌!命令两翼骑兵袭扰,帮助战象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