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第二天早上,郭子衿睁开眼,松开不知不觉间紧搂住李恒宇臂膀的双手,蹑手蹑脚地打开门,从他房间溜回自己房间。
昨天晚上,李恒宇说完那话后,她便勃然大怒,立马就让他见识下什么叫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最后趾高气昂地成功留在房间内过夜,两人就像还没长大的时候一样,靠在一起度过一晚。
当然,以上仅仅只是她一面之词。
真正的情况是,她勃然大怒,正想跳起来让李恒宇见识下她的厉害,结果就被李恒宇按住双手,锁死在床上求饶。
最终,又被狠狠教训一番后才得以留下。
(可恶的家伙,这个仇,我郭子衿再度记下了!)她临出门前,看着还躺在床上似乎没有醒来的李恒宇,俏脸微红地恶狠狠想道。
随后轻哼一声,便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哪怕昨晚睡得很舒服,很安然,却也不能改变李恒宇三番五次的不识趣,总是想要让她回去自己睡觉这件事。
等她出去后,李恒宇便随之睁开眼睛,也没起来,而是望着天花板有些出神。
昨天跟郭子衿闹完后,她一时间也没有多少睡意,便拽着他絮絮叨叨又说了很多事情,似乎是想将这一段时间没说的话在这一次全部补上,全部说完。
她说,暑假结束后,就是高二了,她有考虑是不是要慢慢在学校内找一个接班人,把她培养起来后,然后她就辞掉学生会长的身份,每天按时回家。
因为现在李恒宇身边的女生越来越多,她可能无法继续两头兼顾,她想腾出更多的时间来跟李恒宇在一起。
还说让李恒宇多照顾下林落雪,她潜力很大,但却性格内向,甚至还有些自卑,即便是得到了“平凡”,也不见得改善多少。
也让他多关心关心姚可馨,说她很努力,很懂事,不少事情如果不主动询问她,她会选择自己压在心里默默承受。
除此之外,她还跟李恒宇说了不少自己觉得合适的与女孩子相处的方法与技巧,让他多看多记,多留心观察,最重要的,就是关于武清欢这一次的事情一样,一定得主动。
女生不管外表如何,年龄多少,性格怎样,大部分都希望能得到自己喜欢男生的宠爱。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郭子衿希望,日后也能继续跟李恒宇、跟其他几个女生在一起,同时,她又警告李恒宇,不要高一找来林落雪跟酆茔灵,紧接着高二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找来其他人。
虽然她已经知晓李恒宇过去的信息,但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就又回溯时光,给家里带来个新人。
问题是,回溯时间这东西她还不清楚,因为对正常生活的人而言,当李恒宇选择回溯开始,就等于将一切重新来过。
世界上存在所谓平行空间,但李恒宇可以保证的是,他每一次都是在原有世界基础上重置,他们的时空,是绝对唯一的时空。
重生之開局就和老婆分手 手速過快
对此,李恒宇只能是跟她保证,说不会再有人了,并且举出有关柳鸳的例子来加强说服力。
因为他人选早就已经确定下来,这个时代,想要再拽出一位来,确实是一件难事,更别说多一个人,对他寻找感情究竟是好还是坏,他都不能确定。
但是,如果真的要选,恐怕也就只有苏沁雪勉强算得上是半个。
她具备ss级异能,天赋不凡,可以说是被命运所偏爱,即便原本并不属于可能会跟李恒宇产生直接联系的,也能在他能力的作用下改变命运。
豪門情劫:情梟囚愛
脑子里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李恒宇又在床上躺了一阵子,这才起身洗漱打算吃饭。
今天孙长瑛一家,甚至包括自从上次之后就几乎没有冒过头的孙长玲在内,一行人站在旅馆门口送别李恒宇几人。
滅魔
“那我们就走了,叔叔阿姨你们送到这就可以了。”郭子衿笑着道。
毕竟孙长玲的身份有点敏感,她们几人能够接受,不代表大众都可以接受,所有,距离她想要跟普通人一样生活,不止需要时间,更需要一点契机,一个能够被周围人所接受的契机。
“好吧。”孙长瑛母亲有些不舍,她打心眼里喜欢郭子衿这个孩子,觉得她热情善良,聪明伶俐。
“瑛子,别愣着了,你也是说说什么吧。”她父亲则拍拍孙长瑛的肩膀。
只见她双眼通红,满脸都是不舍之色,贝齿咬着下嘴唇,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虽然只是跟郭子衿几人相处过不算长的时间,但她们一个个都为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并对她、她们家的命运产生极其深厚的影响。
所以此刻面临离别,她还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可若现在不说,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离别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那个,”她咬咬牙,抬起已经蓄满泪水的眼睛,“多多保重,以后有空经常来玩!”
“好,”郭子衿笑得十分灿烂,看到她美丽的笑容后,其余几人心中离别的愁绪似乎也被冲散了不少。
“你也要多多保重,有什么事情给我发消息,能帮的上的忙,我一定会帮你的。”
“恩!”孙长瑛用力点头,梨花带雨的脸上硬挤出些许笑意。
优等生的修炼计划
“那我们走了,大家再见。”郭子衿见武清欢已经把车开来,便挥挥手,朝着几人告别。
“再见!”孙长瑛也一抹眼泪,用力挥手,可泪水却宛若止不住一般不住流淌而下。
见她还是十分伤感,郭子衿把手里提着的东西往一旁刚把手机收起来的李恒宇手中一塞,转身来到孙长瑛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在其耳边轻声道:“别哭了,下次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
随后,她转过身,鼓励的看眼孙长瑛,随后又礼貌地朝她父母以及孙长玲三人露出个微笑,便打开车门抢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那边,主驾驶的武清欢看她一眼,笑而不语。
(小子衿还真是可爱呢。)
昨天晚上,她听到某只小老鼠窸窸窣窣的动静,被惊醒后却发现是郭子衿,便不再理会。
可是正当她准备继续睡觉之时,却又听到郭子衿故意放大的声音,听见她在李恒宇面前说自己前几天做的事情。
在高校升級刷怪
这点小心思,她看在眼里,不止不会觉得讨厌,反而感觉她十分可爱。
在完美女神的外表之下,居然还有着如此小女生的一面,不得不说,也是格外得有趣。
她愉悦的笑着,见其他几人也都坐在车上,便直接起步离开。
身后,孙长瑛一家人一直目送车辆消失在视野内,这才怅然若失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家中。
李恒宇几人离开后,这片沙滩想必很快便会恢复到往日喧嚣热闹的场景,国内外不同区域、不同肤色的游客也会将这里填满。
或许用不了几年的时间,原本流传在这的关于寻找丈夫的美艳女子的传说很快便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关于海上浑身溃败,身上血水与脓水掺杂在一起,终日哭泣后悔某事的女人的传闻了。
但这些暂时都与她们无关。
她们一家人坐在门口接待客人的椅子上,忽然,孙长瑛父亲开口了。
“瑛子,明天咱们去旅游吧,就在国内逛逛好了。”
“你、妈妈,还有玲玲,咱们一家四人,一起出去走走,怎么样?玲玲应该还没去过内地,没去过首都吧?”
小恋人 千载流年
“爸爸很久以前去过长安城,那真的是特别繁华的一座城市,保准你见一次后便忘不了!”
“而且,据说郭子衿他们老家就在那边,赶今年暑假结束前,瑛子你还可以再见她们一次。”
“真的吗?”孙长瑛眼睛一亮,兴奋道,不由已经开始期待郭子衿等人重新见到自己时的表情。
不只是她,就连独自站在角落阴影里的孙长玲也抬起头,被他们的谈话所吸引。
同心劍 東方玉
前几日,“天眼”如约而至,花费几天功夫专门教导孙长玲常识、收敛气息的方法以及测验她能力后,她也正式成为“天眼”的一员。
所以,她也不必终日缩在溶洞内,一个人孤独的待在冰冷的海水底下,她也可以出来走动,陪伴在父母妹妹身边,见识这个寻常人司空见惯的精彩世界。
而过了十几年自闭生活的她,自然也对从小就听说过的首都感到十分的好奇、憧憬。
“当然是真的,”受女儿情绪的影响,孙长瑛父亲黝黑的脸上挤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他当机立断道:“事不宜迟,孩子他妈,走,咱们现在就关门准备收拾吧!”
“好耶!”孙长瑛激动地跳起,几乎完全恢复精神,她推搡着自己的母亲向住所走去,在经过孙长玲所在的地方时,也连忙将愣神的她一把拽起。
“姐,快点,咱们一起帮妈收拾东西!”
望着一脸兴奋的孙长瑛,孙长玲如同死水般的眼神似乎也泛起波澜,她犹豫片刻,终于还是迈动脚步,跟了上去。
她曾经在海底沉眠时曾无数次梦见类似的场景,梦见她跟妹妹友好相处,梦见她们二人能自由自在在父母面前撒娇。
本以为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事,现在居然就已经在自己面前,触手可及。
大师救命 辰机唐红豆
孙长玲不由一阵恍惚,她扯着沙哑的声音缓缓吐出一个字,“好。”
几天后,李恒宇几人坐着车,一路从另一条路线,走走停停的回到新芽市。
这天是八月二号,星期五下午五点钟,时间稍晚,再加上姚可馨跟林落雪两人也都很久没见到父母,现在多少有些想念,所以吃完饭以后便立即回家去了。
可三天后,通过企鹅联系的她们却又再度聚集在李恒宇的家中,一个个神色凝重。
“都注意到了吗?”郭子衿率先开口。
“新芽市似乎有点不对劲。”
“大家似乎都有点急躁的样子。”姚可馨思考片刻后回答道,这几日,她在家里主要是温习之前学过的东西,避免因外出旅游而忘记。
饶是如此,她也在跟有限人的接触中,感受到老师们情绪的些许不对。
本来都是很温柔,很有耐心的人,再加上她自己一直表现的也很好,所以老师们从没批评过她。
可最近,不知道怎么,哪怕是一点点的小事,她也能感到老师们的不满。
他们好像是在被什么东西追赶着似的,十分着急,也看不惯他人缓慢的进度。
“是的,”郭子衿点头。
“我最近也有关注相关消息,但明面上貌似并没什么不对的地方,既然如此,街头的氛围便显得有点古怪。”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城市,那还可能是在举办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活动,可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其实不只是新芽市,就连我们一路上途径的城市里,也有不少存在类似的情况!”
“当初可能也是急着回来,没多留意,但结合现在新芽市的情况看,确实是存在怪异之处。”
可能因为目前所处的这座城市是他们从小长大的地方,同时也是最熟悉的地方,所以对城市隐约间的变化感觉最为明显。
“那,要不找霍部长问下最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林落雪弱弱道。
与其他几人不同,她个人对霍国安还是比较敬畏的,对方毕竟是大人,而且还久居高位,她跟他之间也不是特别熟悉,所以一般没什么事情,她其实是不愿意跟霍国安打交道的。
“我问过了,”郭子衿道,“但很可惜,类似的事情‘天眼’也已经注意到,并迅速开展相关调查,可就目前来看,似乎并没有多大进展。”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有几点,一:该事件并非局部,而是波及全国,从南到北,从西到东,不管是荒凉的地方,还是繁华的地方,都出现类似症状。”
“二:国内部分曾经被关押或监视的非人强大存在,都出现失踪现象,目前为止下落不明!”
“其三,”说到这,郭子衿脸上也闪过一抹凝重之色。
退伍精兵
“据说‘方舟’从上个月开始,好像就一直有什么奇怪的动作,他们放宽了对其他地区的把控,仅仅留下最低限度的防御力量,据推测,近期他们绝对会有大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