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朝歌城。
一间平凡却又不普通的院子里。
有四五间房间,倒也能住得下去,并不拥挤。
一人占据一间。
在宽阔的院落地种植一些花花草草,美其名曰陶怡情操。
这俨然成为一个小公园了。
还是湿地的。
有池塘。
在这池塘里养着鱼、虾、龟等等水生物。
按照江缺的说法,总得养点来吃。
只是,当鸿钧和青莲望着池塘里那些逐渐诞生出灵智的家伙,心里不由一阵恶寒。
没灵智还好。
有灵智后再杀了吃,是不是太残忍了。
关键还是他们下厨。
“师弟,今后若需食材,还是从外面买吧。”
青莲突然说道:“毕竟也新鲜些,还能给外头那些凡人一条活路。”
总之,他不想在池塘里捞了。
也不敢再放生物进去。
怕养成精了。
那些鱼虾,才放入几天时间,便诞生出灵智来。
功效可见一斑。
“善。”
鸿钧沉默一会儿,最终也答应了。
这几日来。
他的厨艺正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暴涨,从最开始的难以下咽,到现在的美味可口。
进步神速。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
天赋强大的人,学什么东西都快。
就比如这一次一样。
厨艺他已经琢磨到门槛了。
但这里面好像有一条康庄大道,让他发现了。
相比较起来,青莲就喜欢装饰这间院子,差不多许多东西都是他弄来的。
江缺只是在背后要求。
跑腿的还是青莲和鸿钧两个。
典型的老板一句话,员工跑断腿。
但无论是江缺,还是青莲、鸿钧二人,都很享受这种美好的时刻。
这一趟纯粹就是过来旅游的。
体悟一凡间的生活。
做一做闹市里的隐居大佬,也不错啊。
至少。
人生会很满足了。
同时,这也是以前没有享受过的东西。
極品爐鼎:殿下我腰帶呢
体验一回也很有感悟。
只是,自家师尊每天都会出去逛逛,还会买一大堆没用的东西回来。
这让青莲和鸿钧都很苦恼。
——因为是他们付的钱。
一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当时间长久后,当无数的时日都这样后,他们忽然有点心疼钱了。
真当钱不是钱啊。
那些资源也很难获取的好吗。
咳咳!
为世界的和平发展,为倡导勤俭节约的美德,青莲和鸿钧每一次外出的时候,都忍不住会提醒江缺。
三国之袁氏枭雄 寂寞剑客(书坊)
只是。
效果并不明显。
他们的师尊江缺依旧是大手大脚地花钱,买东西从来都是他们付钱。
当然,这样的日子也挺不错。
过得潇洒自在。
此地又属人皇脚下,国之都城。
基本不会有乱世那种感觉。
——最起码,现在还没有。
在这闹市中住着,有一套宽大的别墅院子,没事带着两个徒弟出去逛逛,体验凡人的生活。
这才是修行者应该做的。
不然,修行是为了什么?
成仙吗?
那成仙以后呢?
为了成圣?
成圣以后呢?
当努力快要到尽头的时候,就会发现修炼枯燥乏味。
许多人修行,便也只是为了修行。
但这并没有好处。
还不如仔细享受一番,体验一下人生的美好之后,再说其他的。
那样会更好。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转眼好几年的时间便过去了。
据说朝堂上越加腐朽,有人屡遭侵害。
江缺便知道,那条狐狸大概是进宫了吧。
他没去管,也不想去管。
此界神仙杀劫已成定数,难逆天更改。
旧社会寻宝人 来自外苍穹
不过,在那条狐狸还未曾进朝歌前,那纣王的施政本事倒也有几分不错。
足以当得上是人皇二字。
“以观后效吧。”
江缺暗暗给自己定一声,此事并不着急。
神仙杀劫一来,挡也挡不住。
这便是因果的力量。
牵连下,焉有完卵。
“师尊,这神仙杀劫其实也是一种清洗吧。”
这一日。
鸿钧跑过来屁颠说道:“经过我这些日子的研究,发现这神仙杀劫名义上是因三教弟子不服从昊天管教,又则天庭神位空缺。
实际上。
是对三界修行者的一种大清洗,发起于人间,祸及三界众生,涵盖圣人在内。
好大一盘棋局啊!”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江缺没好气地说道:“这是这方世界的天道计划,或者是这方世界的选择与大势所趋,算不上真正的棋局吧。”
“怎么就没关系了?”
鸿钧昂起头道:“好歹这方世界的我,也是执行者啊。”
且不管原因和初衷是什么。
总之是他鸿钧亲手推动神仙杀劫的进程。
此鸿钧非彼鸿钧。
但也是鸿钧。
都是他。
“好好体悟吧。”
江缺继续说道:“接下来的时间里,更好玩了,也更有趣了。”
他如同一个红尘过客一样。
蛟蠻紀 人化石
看这人世间的繁华,也看这世间的黑暗衰败。
更看这神仙杀劫背后的谋划。
但无论怎样,对江缺来说都只如一场戏罢了。
鸿钧:“……”
闻言。
鸿钧的嘴角不由抽搐几下,看来自家师尊铁定心思不想掺合进去了。
倒也是。
他们作为一群外来者,完全没有必要掺合进去。
那样也没有意义。
做三位隐世高人不是挺好吗?
时冬。
大雪纷飞起来,飘零落地间。
寻常贩卖物品的百姓走动也少了。
因江缺府上时常需要大量的食物,故此有不少都是长期合作者。
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主要的食物不是江缺他们吃了。
而是一条土狗吃了。
那是江缺捡回来的,当时已经奄奄一息,快见阎王那种。
但作为顶级的神仙中人,救治一条土狗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于是。
院子里便多一条看门的土狗。
但吃得却是最多的。
这点青莲和鸿钧就能亲身感受过。
那条土狗吃得比他们吃得都要多,实在是太幸福了。
都是难得的美味佳肴,居然被一条狗吃了。
不过。
近来时常听闻,自家师尊喃喃自语,说什么狗才是高人的标配。
因此。
这条狗便留下来了。
每一次外出都带着,彰显高人风范。
倒也有些灵性,并不主动咬人。
这让青莲和鸿钧他们松一口气,不过随即也发现这条土狗成精了。
诞生灵智,也可以修行了。
某一刻。
他们忍不住叹道:“只怕这天地间,许多大罗金仙混得都没有一条土狗好啊。”
跟随在他们身边,这等机缘下,成仙是迟早的事。
这也算是它的运道吧。
这一日。
江缺带着青莲和鸿钧出门了。
蛇王闖空房
并未带土狗阿黄。
“阿黄,你留下来看家,莫要让它们太闹腾了。”
说完话后。
江缺一行人便出去了。
冬天,有冰雪覆盖。
寒冷刺骨。
他想带着青莲和鸿钧二人看看冬天的朝歌城是怎样的。
阿黄就没必要带了。
反正也冷。
同时,院子里那些家伙怕是不安分。
只不过。
江缺并不知道,他们前脚一走,后脚整个院子都闹腾起来。
热闹非凡啊。
池塘里一个个大妖化成人身出现,就连那座假山也花成人形,还有无数的花花草草。
阿黄也不例外。
他望了望门口,又看了看门内的情况,口吐人言道:“不要太闹腾了。
主人已经吩咐过,谁要是不听话就自尽吧。”
“放心吧,我们不会乱来的。”
“就是,就是。”
“平日里,有主人和两位小主人在,我们都不敢出来透透风,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你们说,主人他们究竟是何方大能呀?”
“问这么多做什么,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喵……”
一路彩虹
自江缺他们出门后,整个院子就非常热闹了。
还好都没有谁真正地闹事。
这让阿黄暗暗松一口气,“这家,还真不好看呢。”
毕竟他也是后来者,算是后生晚辈了。
虽然跟主人最熟悉,也最亲近。
但他觉得自己的实力还是差不少,比起池塘中那只一动不动的老龟来,境界还不够。
压不住这群家伙。
当然。
他们虽然闹,也只是出来透透气。
也不敢过多闹腾起来。
最多就是把屋内好吃的东西都翻出来,然后吃掉,又把江缺珍藏的酒给弄出来。
一个个开始吃喝起来。
好不痛快。
阿黄:“……”
看着这满地狼藉,他有些后悔让这群家伙出来了。
“那酒乃是主人用无数珍奇灵果所酿造出来,你们这就喝掉三分之一的存量了?”
老实说。
阿黄有些害怕了。
他颤颤巍巍地道:“你们……,就不怕主人回来找你们清算吗?
我可是清楚得很,当初主人把你们买回来的时候,就打算把你们养在池塘里,然后吃掉。
后来忘记而已。”
众妖:“……”
闻言后。
他们纷纷惊恐地相互望了望,又看看地下狼藉的酒坛子,再联想到红烧烤鱼之类的场景。
顿时间,忍不住一阵寒颤。
完了。
这是要彻底完的节奏啊。
该如何是好呢?
还没等他们有其他想法,阿黄又一次说道:“还不赶紧收拾一下,主人回来看见你们这样的话,自己变成烤鱼吧。”
“……”
额!
这话虽然糙了点,但在理。
众妖这才明白过来。
他们……
好像是闯祸了。
“完了,完了。”
“也不知主人会不会原谅我们。”
“我们可是把主人的酒偷喝三分之一啊。”
“据说主人的酒水是用无数珍奇灵果酿造而成,应该很珍贵,我们会不会被主人吃掉啊?”
“……”
一时间。
无数的小东西害怕起来。
他们都惊呆了。
这下子,好像真的闯祸了。
外面。
江缺正带着青莲及鸿钧走在铺满冰雪的大地上,白茫茫一大片。
许多商铺都关门了。
但来往的行人中,不少都衣衫单薄,行走匆匆。
除此外。
还有不少蜷缩在一些街道角落里的人,无家可归。
似乎……
每一个时代都有。
奉旨三嫁,賴上神秘王妃
“看到他们了吗?”
江缺朝那些人指了指,问道:“你们两个可有什么其他想法呢?”
青莲、鸿钧:“……”
两人都有点懵,大概是没有get到江缺所说的点。
难道……
这里头还有其他的深意不成吗?
只不过,是他们自己没有悟到而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