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是谁最先来的陨石群?”娄小乙问道。
青玄轻笑,“是鼻涕虫!他在这里发现了太朴古灵,贪心了些,于是找来兔唇想把四缕都据为己有,结果引来猎星修士,双方打斗中,就滚雪团滚到现在的样子。”
“为什么你说那个大小眼会来帮他们?”娄小乙很好奇。
青玄一哂,“周仙一个人,眼鼻唇耳衣,咱们两个是后来者,哪有他们数百年的交情深?
太朴古灵一缕既够,多了无用,他们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以一据四也不现实,所以我估计就是好东西大家分享,于是招来了兔子唇,既招兔唇,怎么可能不联系大小眼?
他们之间有特别的联系手段,你我却被排除在外,因为四缕不够五个人分,三个人分却是绰绰有余!
至于找谁来帮忙,我看这次的太朴境中有不少的佛门弟子,想来援兵也无非就在这里……”
娄小乙就笑,“不怕引狼入室?而且现在这些进陨石群的周仙盟友们就没想法了?人家辛辛苦苦的,就为了来这里給他人做嫁衣裳?”
風媽媽和她的兒子
青玄点头,“所以我说这就是一笔烂账!也不知鼻涕虫和兔唇到底存的是个什么心思?
这十余日下来,我看这两人也根本未尽全力,只是在虚应故事,所以我也随波逐流……
其实以你我之能,就现在的实力对比,只要大家尽心戮力,把那些人赶出去也非难事,但我怀疑哪怕我们两个费了大力气,也未必能落下好……”
娄小乙并不怀疑青玄的判断,其实在他看来,这样的战斗也充满了诡异,仿佛大家都在等着什么。虽然和青玄在五环是生死对头,但在这里,说他们是生死朋友也不为过。
“那就一起等!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他们两个拿不准的,是周仙上界的道家一脉在对外中,是更愿意打压佛门?还是更愿意打压周围的界域?不搞清楚这一点,他们就猜不到他们的真正用意。
火凰 壹剪鐘情
虽然同为周仙上界金丹级别的顶尖人物,但他们两个却缺少足够的人脉,宗门的完全信任,这是出身决定的东西,
娄小乙和青玄一样,开始时不时的出外晃荡一趟,也不下死手,而是心安理得的打酱油,耗时间。
他们两个在周仙上界顶级金丹群中的地位很特殊,硬实力可能到了,但软实力却还远远不够,这也是两人必须来这里的原因!
如果对此不管不顾,自己在外面逍遥,当然不会留在这里尴尬,但他们也永远无法融入主流圈子,这不是耍性子的时候。
娄小乙的闲逛也有自己的目的,把陨石群近千颗陨石的分布,大小,运转规律做到了心中有数,这是为未来可能的混战做准备,至于沿途遇到的偷袭,敷衍几下离开就是,以他的遁术,他想走的话,谁也拦不住。
在这个期间,太朴古灵又出现了一次,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这里捕获古灵这么费劲的原因;因为久食玉清,所以这里的古灵是特别的贪婪,不拿玉清喂饱了就不肯动窝,十分的麻烦。
“你在摇影星的成就应该坚持下去,只有自己的实力强了,才能真正得到别人的尊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我在太玄中黄别看比你混的如意,但真正在核心层面上,我们永远是外人,这和实力高低没什么关系!
你我都有些想当然了,这里不是五环,也不是青空,周仙的保守是刻在骨子里的!
所以,对鼻涕虫和兔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养不熟的,就算是咱们把太朴古灵抢下来送到他们手里,他们也不过是认为我们是个合格的打手而已!”
青玄的建议包含了很多的无奈,他比娄小乙会来事,做事周正稳当,也很得几个太玄长辈大修的青睐,但这改变不了根本的东西;比如这一次的太朴境,在周仙几个修士的联系上,在调动周仙周围几个界域的能力上,他们都是旁观者,既没人和他们商量,也没人征求他们的意见,两眼一抹黑,这对骄傲的他来说就很尴尬,还不能和别人说,唯一能倾诉的就只有这个剑修!
娄小乙点头,揶揄道:“你是三清当老大当惯了!现在没人在乎你,结果心理就失落!
我本来也没想怎么捧他们臭脚,来这里就是表明一个态度,我态度拿出来了,他们不放在眼里,那就是他们的事!
真有抢夺古灵的机会,别看老子已经有了一个,照抢不误!”
青玄哼道:“你轩辕抢东西,有满足的时候么?古灵吞一缕扔一缕才是常态好吧?说的好像被逼的一样……
周仙九大上门,佛门不说,七支道家中,我这么些年算是看出来了,隐隐主事的就是两家,清微仙宗和元始洞真!一个高调主持,一个低调控制,具体在太朴境上,这两家也是从未拉下过一次!
重生洪荒青莲道
其它几家中,太玄中黄自扫门前雪,逍遥游不问世事,万衍造化闭门造车,黄庭道教古板跟不上形势,人宗则隐隐自立,诸事不参与……”
娄小乙同意,“对他们来说,我们两家就是个过客吧?这次来了,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所以没有沟通联络的必要?
但好像佛门一直就在太朴资格上占有一席之地,故此,他们之间的联系才够紧密!”
守护甜心之星凝之梦
权少的天价蛮妻
青玄轻声道:“所以,不要低估道家的无耻!他们在打压佛门的同时,绝不会忘记同为道家的其它几家!这一次就轮到了我和你!
尤其是你!在摇影上搞出了好大的是非!如果佛门通过某种利益的交换寻求对你的人道毁灭呢?
反正要是我,我肯定会这么做!你们轩辕人无论到了哪里都是人人喊打的角色,这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娄小乙反呛,“窝里斗怕是你们三清的传家宝吧?怪不得来了周仙对一切都那么了解!
cs之青春的夢想 阿楓
是不是感觉特别亲切?特别熟悉?特别如鱼得水?
我知道你的意思!想咬我,他们得有一副好牙口!
有你做内奸,老子有把握把他们都留在这里!”
黃河鬼棺
青玄无语,“老子从不做内奸!”
也曾与全世界为敌
娄小乙就坏笑,“那你来周仙干什么来的?真当自己还清白呢?一日为奸,终生是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