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接收供品的过程倒是没有意外,供品中多是些蔬果四牲,也不乏一些金银珠宝,漕运使历来都是肥差,些许礼物当然不在话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此事已然惊动了敖通,他也不便在其中捞些油水,未免实在可惜。
指挥着那些虾兵蟹将将供品尽数送回宫中之后,按理说来,李金荣应该上岸去表达一番谢意的,毕竟是收了人家的东西,面都不露未免显得不近人情。
他朝着岸边游了一段路程,却又停了下来,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一旦出水就难以全身而退,大不了改天再去登门拜谢,好歹先赢过了今日这场赌局再说。
不料,他刚准备返身回龙宫,忽然见得水面上一张大网当头罩下,他顿时大吃一惊,慌忙便要闪躲,只可惜,那大网似乎早已算准了他闪躲的方位,直接将他牢牢罩在了其中。
好家伙,果然有暗算。
他的心中反倒如同巨石落了地,不由得冷笑一声,身为水族大圣,区区渔网便想擒他,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吧?
他暗运功力,便打算破网而出,不料,那功力碰到渔网,反倒激起了一片金光,他受那金光一照,顿时浑身一软,便没了力气,还莫名其妙地现出了原形,正是一条五尺长的金色鲤鱼。
再想挣扎之时,他却已然发现,那些金光直接探入了他的神魂之中,便如同一片细密的绳索,将他的神魂都困在了其中,已然如同一个普通的鱼儿,再也使不出半点妖力了。
这是什么网,竟然如此厉害?他不由得暗暗吃惊,心中已是更加吃不准那袁先生的来头了。
他又哪里知道,这网不过是普通的渔网而已,只是那收网的绳子却来头不小,乃是三界中最强的法宝之一,正是胡宁专程从九尾夫人那里借来的幌金绳。
此绳一出,对手瞬间神魂受制,便是寻常尊圣也难以逃脱,虽然此时这宝贝不过发挥出了一两成的威力,却也不是他一个区区大圣前期能够抗衡的。
哗啦,渔网将他直接提出了水面,却见当日见过的那个渔夫张稍正与两个帮工一脸惊喜地看着他。
只听那张稍道:“袁先生果然是活神仙,居然指点我打到了如此大的一条金鲤鱼,也多亏是用了我家祖传的宝贝渔网,若是换个新造的网子,恐怕还抓不住它哩。正好将这鲤鱼送与袁先生,求他多多指点我才好啊。”
说完,他也不解去李金荣身上的渔网,便将他随手丢在了渔船之上,然后载着硕大的金鲤鱼和三四筐小鱼,便将船划向了岸边。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一百四十六節 被擒看書
如此巨大的一条金鲤鱼,自然引来了岸边无数百姓的围观,李金荣虽然神魂受制,意识却是清醒无比,眼看着无数凡人对他指指点点,心中的羞愧简直到了极点,只恨自己身不由己,否则定要将这些耻笑他之人尽数吞了去。
两个帮工扛着鲤鱼来到了算命摊位前,袁守诚正在为一个老妇批卦解命,见到那鱼也只是淡淡一笑,看了看天色,才道:“来得倒是早,便劳烦各位将这鱼送去我房中吧,张稍,你这渔网且先借我网住了它,明日我自会还你。”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一百四十六節 被擒讀書
精品都市异能 西遊之絕代兇蟾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六節 被擒相伴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一百四十六節 被擒閲讀
张稍称了声是,便招呼众人抬着鱼送入了摊位后方的一座草房之中,而袁守诚却根本不理其他,只是顾着与人算命解卦,直听得房中躺得直挺挺的李金荣咬碎了一口银牙,更是悔恨不已。
直至太阳西下,集市的人渐渐散去,袁守诚方才返回了屋中,上前解去了他身上的渔网,对他笑道:“公子,别来无恙啊。”
李金荣感觉到神魂周围的那些金光绳索渐渐消去,方才一个鲤鱼打挺恢复了人身,怒道:“你……你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
他正打算出手打伤了这可恨的相士,却见对方没有丝毫惧意,只是眼角淡淡瞥了一眼手中的渔网,他心中一惊,连忙止住了身形,连退了三步,冷声道:“你还想怎的?”
话刚说完,却听得木门一响,有人推门而入,却正是敖烈,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道:“李主管,你怎么真的在这里?也难怪我四处都找不到你,袁先生果然真机妙算啊。”
袁守诚似是早有所料,淡淡一笑道:“公子来得正是时候,赶紧带你这位同伴回家去吧,咱们之间的赌约已然有了结果,山人只是个算命的,实在无意招惹仇敌。”
敖烈叹了口气,上前拉住了李金荣道:“李兄,回去吧,咱们这次实在无话好说。”
李金荣愤愤吐了一口口水,终究忌惮这相士的来头,只得跟着敖烈朝着门外走去。
正要出门,敖烈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咱们约定的赌注还不曾给袁先生,李主管,我出门时候忘记带钱了,你可带着金锭?”
李金荣哪肯乖乖给钱,忙摇头道:“我也不曾带。”
不料,那之前看似视金钱如粪土的袁守诚却笑着摇头道:“没事,我算定了李公子明日还会来,到时一并送来也无妨。”
李金荣一愣,方才想起了与李金虹的约定,恐怕明日真的要来再见这袁先生一面了。他怕丑事传到了姐姐耳中,只得无奈取出了五枚金锭道:“钱已是一分不差地给你了,咱们这赌约可算是两清了吧?”
袁守诚接过金锭把玩着,一脸玩味地笑道:“两清,自然是两清,李公子,明日再见。”
李金荣暗叹一声,与敖烈一同出了茅草屋,返回泾河龙宫而去。
方才回到龙宫,不等敖烈问起,李金荣便主动讲起了今日的遭遇,最后道:“敖将军,今日小弟可是丢尽了脸面,只恨他手中的法宝厉害,我也斗不过他,这般奇耻大辱,却也只得暂时忍下了。”
敖烈也是听得愤恨不已,道:“本以为这袁先生乃是高人,没想到竟是如此欺人太甚,难道李兄就打算这么算了不成?今日虽只是丢了你的脸面,可算是丢了我泾河龙宫的脸面,咱们总是要想个办法也让他也丢些脸面才成吧?”
李金荣一愣,忙道:“难道敖将军想到了什么办法对付他?”
敖烈略一沉吟,摇头道:“不急,待得明日你与王妃一道见过了他,回来咱们再行商议不迟。”
李金荣点头道:“也好,只希望明日姐姐去见他之时,他莫要如此嚣张,否则的话,我定要让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