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自己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主要是李二牛,没过几分钟,下面出现了一片森林,两人一蛇坠落得非常快。
这种森林不行,这么大的重力摔下去,如果直接摔在树干上,那肯定会被树干穿肠而过,就算有这只蛇护身也会受到伤害。
秦渊眯起眼睛看到右前方银光闪闪,那应该是一个湖面,只是因为太阳的折射,他利用风中的阻力,快速向湖面那边跃去,强大的风力,让他睁不开眼睛,终于接近了湖面,两人一蛇快速坠入湖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浪,水面瞬间浑浊不堪,他们也快速沉入湖底。
而那条大蛇也在巨大的水压下,瞬间分成几节,李二牛被大蛇还有秦渊护着并没有什么问题,刚才清澈的湖中,因为这巨大的波浪搅得浑浊不堪,湖底的淤泥都浮了上来,那只巨蟒的碎肉血水混在一起,不少小鱼也被砸晕。
秦渊揪着李二牛快速游上湖面,李二牛被这的湖水一刺激也醒了过来,看到旁边的秦渊,“咳咳,秦哥,这就是地狱吗?”
“地你个脑壳,你这只蠢牛,是不是傻,那么高就敢割了绳子往下跳,幸亏有这个湖,我们才暂缓了这冲击波侥幸活了下来。”
李二牛咧开嘴笑了笑,“我就说和秦哥在一起没那么容易死,咱们命就是这么大。”
因为李二牛受伤,秦渊拖着他快速向岸边游去,到了岸上,秦渊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森林,目前看不到头,现在先给李二牛检查一下伤势。
幸亏自己临走的时候背上了背包,背包里面都特制了一套急救用品,李二牛从高空坠落又泡在这冰冷的湖水中,现在浑身发抖,而且伤口也被湖水刺激的发白,子弹还在腿内,现在要先把子弹取出来。
急救包的麻药,因为是玻璃瓶装的,在这种冲击下已经全部碎裂,李二牛从旁边捡起一根木棍,“秦哥,没事不打麻药,你直接取吧!俺耐得住。”说完紧紧的咬着棍子。
秦渊点点头,开始准备,李二牛的伤口确实得赶紧处理,否则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感染发炎,严重的话,可能需要截肢,而且还会危及生命。
秦渊用剪刀小心的剪开李二牛的裤子,他中弹的地方是在大腿上,离着大动脉只差一点,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秦渊看了看李二牛“兄弟,忍着点,我动手了!”
李二牛点点头,秦渊用钳子探入伤口内寻找那颗子弹,伤口还是比较深,李二牛疼的双手紧紧的揪着旁边的地皮,指甲深陷进泥土里,秦渊快速把子弹夹出,迅速缝合好伤口。
李二牛脸色疼得发白,“我去,奶奶的,这也太痛了,秦哥,幸亏有你。”
秦渊又拿出两颗抗生素,还有止血的药物让李二牛服下,背起李二牛打算走出这片森林,背上的李二牛,眼睛红红的,并不是因为伤口疼痛,“秦哥,真的是拖累你了,和你做兄弟战友也是值了,你真的是俺见过最讲义气也是最厉害的人。”
“你小子受伤就别那么多感慨了,别说谁拖累谁,大家都是兄弟,再者说我也是你队长,怎么样也得照顾好你们。”
秦渊有着世界级的耐力体力,所以背着人在森林中行走,并不算什么,这片森林非常大,进入以后就看不到太阳了,太阳被树荫完全遮盖,秦渊抬起手表,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两个小时,看来今天是走不出这片森林了,先找个地方供两人休息,明天一早再出发。
放下李二牛以后,秦渊准备去找点柴火,此时秦渊再看看时间,才发现这表早就坏了,时间根本没动,看来刚才的冲击波把这全球定位的手表都破坏了,而李二牛的早在湖水的冲击中那手表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秦渊本来还希望何晨光他们根据定位找到自己和李二牛,看来这个希望不大,只能自己走出去。
另外一边何晨光他们受毒素的影响,等他们上到天台的时候,没有了任何踪迹,只听到远方有直升飞机的轰鸣,但是并看不到,而秦渊和李二牛就这样消失了,何晨光觉得他们两个一定是上了那架直升机。
这样他们也不担心,毕竟秦渊的能力在那里,出来后叫那群探员准备收队,把里面那些武装分子的尸体处理了。
那个探员疑惑的问:“那我们国家的人质呢?”
王艳兵非常自信,他相信秦渊“这个你就别担心了,有我们秦队在,现在你们家老爷子估计应该已经回总统府了!”
那个探员之前见过秦渊的能力也点点头,带着人去处理现场,而何晨光他们这边开着车先回到总统府打算和秦渊汇合。
“这秦哥和李二牛也太不够意思了,他们到了,咋都不说一声?”
“毕竟人家是坐飞机的,咱们这四个轮子哪能比得过?估计现在都在那边吃着饭了,咱们也加紧速度,还能赶上顿晚饭。”几人有说有笑的,浑然不知秦渊他们根本没有回去。
几人回去的时候看到巴菲特亲自来大厅接见他们,果然救下了人家父亲就是不一样,这待遇都比之前提升了一个档次。
没想到巴菲特开口第一句却是“对不起,炎国的各位军人兄弟,对于你们牺牲的两位同志,我会向炎国内说明情况,并且亲自打电话致歉,任何赔偿我们都能接受。”
何晨光一脸懵,这什么情况,什么叫牺牲的两位同志,“不是,总统先生,你说清楚,我们什么时候牺牲了两位同志?”
巴菲特悲伤的摇摇头,“看来你们都还不知道。”
原来这巴隆带着驾驶员回去,然后在降落后直接给了驾驶员腰上一枪,他很聪明,让驾驶员降落在外面,这样大家也没听到枪响,然后再利用直升机上的通讯系统报告自己的位置,让巴菲特派人来接他。
他说的事情经过就是秦渊和李二牛跳上来解救自己,没想到那群歹徒身上绑着炸药,秦渊和李二牛抱着那个歹徒从直升机上三千米的高空跳下,而那个驾驶员为了保护自己,挡下了一枪,把另外一个歹徒也杀死了。
巴隆这个老狐狸的演技可是非常好,一边说一边哭,“那两个炎国军人可是可惜了,别说三千米的高空,就说那个炸药,他们应该已经粉身碎骨了!”
何晨光非常不相信,冲上前揪着巴隆的衣领,“你给老子说实话,这根本不可能,什么叫粉身碎骨?老子不信!”
旁边的巴菲特让人赶紧拉开他,“我知道你们失去两位同志非常难过,但是这个是我的父亲,你们要理智一点,我为两位军人的牺牲感到惋惜,但是你们要相信这就是事实。”
王艳兵骂骂咧咧的“老子不相信这什么狗屁事实,都是因为救你这个杂种,我不管,那个驾驶员呢?老子要让他带路,我们队长坠落在哪里?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找到他,否则我根本不相信他们,就这样牺牲了!”
巴菲特听到王艳兵这样叫骂,脸色非常不好,而且都周围都是自己的部下,脸色一沉“我告诉你们,就是因为你们是炎国的军人,我才够给你们面子,但是如果你们继续在我这总统府里面胡闹,我不介意帮你们直接绕上军事法庭,或者当成乱军闯入,这当场击毙。”
巴菲特刚刚说完,旁边那些军人守卫纷纷抬起枪对准何晨光他们,王艳兵几人听到这个消息,先是震惊,然后愤怒,这就是自己队长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人,现在竟然拿着枪对着自己的兄弟。
“呵呵,老子根本不怕,不就是死吗?来呀!”王艳兵此刻非常激动,何晨光把帽子一丢,既然出了这么大的事,那自己也不管了,这群人真的太过分了。
这个时候龚箭站出来拉住了冲动的几人,他们首先是炎国的士兵,其次才是秦渊的兄弟战友,大家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不能让事态继续恶化,如果他们今天开抢,那将上升到国际。
龚箭对着众人摇了摇头,走过去对着巴菲特进了一个军礼,声音有些哽咽,“总统大人,我为我们炎军的行为感到抱歉,但是也希望您能谅解,毕竟,牺牲的人是我们的队长,也是我们最好的兄弟,但是我们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巴菲特听到龚箭这样说也缓和了点,毕竟他也不想把两国的关系闹僵,现在炎的人毕竟是在他小毛国出的事,摆了摆手,让手下给他们几个先安排住处,后面的事再慢慢来商量。
此时的巴隆借口身体不舒服,先回房间,在房间内喝着红酒,冷冷地笑着,他刚才多么希望这群人直接发生冲突,他的好大额,怎么就能这么沉得住气,当时就应该开枪把这伙炎国的军人全部消灭,这样才能完全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
他此刻已经料定那个秦渊已经是个死人,毕竟几千米的高空根本没有生还的机会,而他现在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都市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第769章 你們兩位同志犧牲了展示
大家都不相信秦渊和李二牛就这样牺牲了,房间里的龚箭叹了一口气,这群人里面就是他的兵龄是最长的,秦渊现在不在他要做好带头,突然他想到了定位系统,但是李二牛和秦渊的定位已经消失,难道真的像那个巴隆说的他们已经被炸药炸的粉身碎骨,所以定位装置也受到了破坏。
龚箭给高世巍那边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以后,电话那头保持了沉默,很久没有声音,好一会儿高世巍才缓缓的说:“我不相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他们真的变成了碎片,你们也要把那些碎片给老子收回来,他们是我炎国的人,不能让他们再其他国家的土地上!”
“是!我一定完成任务!”
挂了电话,高世巍竟然发现自己在发抖,他虽然抱有最后一丝希望,但是听龚箭说的那种情况生还几率真的很低,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了龙战军,让他来军区找自己,这个时候可能只有这个老战友能稳定下自己的情绪,因为他已经忍不住想亲自去小毛国了。
他们打算明天让那个驾驶员带着他们到秦渊跳下直升机的地方,从那个地方开始搜寻,王艳兵根本不相信秦渊他们就这样牺牲,在他心里秦渊可是战神是最无敌的存在,他反复说:“明天我们找到秦哥,就带他们回来,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喝酒!”
龚箭则去和巴菲特说明情况,“总统大人,我们炎国有一句话,落叶归根,我们最高领导也希望我们能把他们的尸体带回去,不管怎么样,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我也想去找找,希望您同意我们这个最后的请求!”
巴菲特点头同意了,还派出了不少军队和他们一起行动,龚箭是打算现在就去找,他内心其实也还有一丝希望,所以越快触发,万一他们两个只是受伤,那还能救下他们。
那个巴菲特觉得他们是异想天开,几千米的高空,还有炸药,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是因为自己父亲的事,也就随他们去了。
龚箭回到房间“所有人全部起立,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找秦哥和二牛,我们一定会找到他们!”
巴隆知道后悄悄给那个直升机驾驶员发了个信号,让那个驾驶员随便找一个地方忽悠他们,万一真的让他们看到尸体,发现什么细节东西,那就不好说了,反正先把它们往错误的地方引。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秦渊升起了篝火,在湖里抓了两条鱼,正在炭火上烤着,李二牛笑呵呵的“我这待遇可真是不错,还能吃到秦哥烤的鱼,之前我都以为咱俩死定了。”
“你个臭小子,吃鱼都还堵不上你的嘴,我现在担心的是何晨光他们。”因为这巴隆竟然也是幕后黑手,那这次他回去不知道会怎么说,秦渊猜想最大的可能就是说他和李二牛牺牲,而那群小子根本不会相信,他怕他们太冲动,惹出什么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