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在唐三雄躬身的一刹那,唐锐便流露出笑意。
果然,又是海阔式站姿!
表面上是在澄清自己,但唐三雄随时都在准备遁逃跑路!
“玄镜,你是说你昨日喝下的桃花酒,是唐三雄所赠?”
唐万重心念一动,问道。
但他下一刻的言语,又透露出些许不信:“会不会是你多想了,唐三雄此人最懂得趋炎附势,他怎么会有毒杀长老的胆子?”
这话一出,唐玄镜也有点恍惚了。
一来是唐三雄如此不舍防备的姿态,二来是唐三雄着实没有理由去毒害他啊!
除非,唐三雄根本就没有和唐烈关系破碎,想借他之死,帮唐烈重新翻盘。
可若是如此,唐三雄又怎么会在数年之前,就做好了随时与唐烈切割的准备,这布局未免也太久远了吧!
暗自摇了摇头,唐玄镜低声道:“我也不能确定,只是昨日确实喝了他赠予我的桃花甘露。”
“桃花甘露是否含有剧毒,找个人一问便知。”
这时候,唐锐突然开口,并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天盛苑的某服务生号码。
所有人目光,都不约而同聚集到唐锐身上。
怎么他才刚到这里,就好像已经破案的既视感啊!
“四公子,您有什么吩咐?”
手机中甫一传出声音,唐三雄的身体便倏然一紧。
他当然听的出来,此人正是三日前,在天盛苑中被龙剑寒抓碎肩膀的服务生,此事倒不重要,但问题是,这服务生与当场的唐锐和唐玄镜,皆有交集。
还有,唐锐怎么会有他一个小服务生的电话号码!
唐锐笑着问道:“三日前,唐三雄曾准备以桃花甘露招待玄镜长老,却又在上菜之前,临时更换了酒水,可有此事?”
“是的,您不是还来看过那瓶桃花甘露嘛?”
“什么!”
服务生的话,让唐三雄脸色大震。
他疯狂回忆当日情形,想要搞清楚唐锐是何时去往静心居查看酒水的。
难道,是唐锐借口去卫生间的那次?
想到这,唐三雄冷汗淋漓。
唐玄镜亦是流露惊色,以唇语和唐万重沟通:“如果我没听错,此人是天盛苑的服务生,当时唐三雄告诉我,因准备匆忙,结果并未备好桃花甘露,可听这意思,那酒明明就放置在天盛苑。”
“那他既备好酒水,为什么又不肯拿出来呢?”
“因为当时四公子也在。”
唐玄镜脸色越发阴沉,“定是因为他知道四公子医武双绝,担心毒酒败露,才临时换酒,直到昨夜又独自把酒送到我这……”
不等说完,唐万重灵机一闪,急忙问道:“这几日,你多次以邮件形式向家主觐见,希望能重启顺位之争,你可知道此事?”
“我何时给家主发过邮件?”
唐玄镜一脸懵逼。
而后,两人无需再推测什么,便已经猜出了大致真相。
唐万重猛然回头,凛冽目光锁定而去:“唐三雄,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但他刚逼问半句,视线便是一花。
刚刚还佝偻卑微的唐三雄,宛如出膛之弹,顷刻间就奔袭出去。
那速度,便是这两位长老都为之一怔。
“快拦住他!”
唐万重振声大喝。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超能仙醫笔趣-第八百八十三章 真相大白!看書
十余名武者齐齐上前,却都慢了一步,使得唐三雄如入无人之境,在人缝中轻松游移。
眼看着,唐三雄就要冲出大厅,突然一道黑影闪烁,砰的一声,唐三雄面前炸开一团气流,直接把他推回数米。
“你先等等,别挂电话。”
唐锐拿着手机,旁若无人的站在那里,却是让唐三雄如临大敌。
不仅能跟上他的速度,刚才那一击,更是让唐三雄双手麻痹,震颤不已。
“本来还想多拿点证据出来,你这一跑,反倒是省了不少事情。”
唐锐笑着耸了耸肩,“是你束手就擒,还是再多做一点无谓的挣扎?”
“真以为你突破一品就能肆无忌惮么!”
唐三雄冷喝一声,随即间,气机节节攀升,与刚才的他不可同日而语。
唐万重与唐玄镜不禁面面相怔。
仅从这股气势而言,唐三雄分明是有了一品之威。
过去从不知道,唐三雄还有这等身手!
“吃我一掌!”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能仙醫 ptt-第八百八十三章 真相大白!推薦
伴着怒吼,唐三雄转瞬便出现在唐锐面前,浑厚的掌力如拍岸惊涛,朝着唐锐胸口轰砸而去。
只是在那之前,唐锐就率先扬臂,轻描淡写消化掉这些掌力,同时间,腰马合一,寸拳如崩。
唐三雄再度被击飞出去,而他在飞过的弧线上,留下一道刺目的血雾。
轰然一声倒地,唐三雄再难起身。
“怎,怎么可能?”
唐三雄艰难的吐出字眼,他无法相信,自己拼尽一切的攻击,就这样被唐锐击溃反杀。
不只是他,唐万重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亦是受到连环冲击。
刚才那一拳毫无花俏可言,但正因如此,才能证明唐锐的根基浑厚,远非寻常的一品高手所能媲美。
哪怕是他,面对那一拳恐怕都吃不消。
“比起胜负,你更应该关心的,是如何自保求生。”
唐锐淡声说道。
唐三雄却流露出不以为然:“自保求生?我不过是想第一时间返回天盛苑,找那服务生调查清楚,又不是畏罪潜逃,为什么要考虑所谓的求生!”
“是吗?”
说话间,唐锐拿出一个小小酒壶,轻微晃动,可以听见里面酒水碰撞,“三日前,我把桃花甘露中的毒素中和,改换为冻魂之药,但我也另取了一部分桃花甘露,只要把这壶酒水拿去检测,很轻易就能分析其中剧毒,到那时,你所面临的就不仅仅是怀疑而已了。”
唐三雄见状,脸色顿时灰败下来,如丧考妣。
他原本以为,就算当众逃跑,这些人也拿不出切实的证据来证明他向唐玄镜投毒,只要他咬死不说,唐门也是束手无策。
可现在桃花甘露就摆在眼前,他百口莫辩。
“唐锐,真有你的!”
瞬间的心理活动之后,唐三雄突然面容松弛下来,怅然一笑,“我本以为自己做到了天衣无缝,但没想到,从一开始就被你看破了。”
“既然知道,就早早说出幕后主使,免得进入唐门大牢,再受皮肉之苦。”
“你想说,这一切都是唐烈公子主使我这么做吧?”
唐三雄笑了笑,拿出他的手机,“但很可惜,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意愿,唐烈公子自始至终,并不知道我都要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