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神歸來開始
小說推薦從戰神歸來開始从战神归来开始
不过都被她给拒绝了,后来牛采文的家族去外地发展去了,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
她怎么也没想到时隔多年会再次听到这个名字。
王兰皱了皱眉:“原来是他,他怎么会来我家里。”
胡仁认真的说道:“你这话说的,牛少当然是关心你才来的。”
他刻意没有去问刘子升是什么人,因为他早就知道刘子升就是王兰的男人。
这么做无非是想给刘子升难堪而已,作为牛采文的心腹,他必须要时刻的为主子分忧才行。
就像现在这般,因为王兰是牛采文看上的女人,所以他就必须要把刘子升踩到脚下。
王兰气恼的说道:“请你说话自重一点,我是有男人的。”
虽然她相信刘子升不会想太多,但这种事如果不解释清楚,换做任何人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胡仁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什么,你居然有男人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连牛少这样的青年才俊都敢能拒绝,实在是让我很震惊。”
王兰:“……”
牛采文这样的居然也能被称为青年才俊,幸好自己之前没有吃太多,否则肯定会全都吐出来不可。
王兰随口道:“他既然这么好,那你和他在一起去吧。”
胡仁没好气道:“你这是什么话,牛少可是很专一的人,再说,牛少的取向可没问题。”
“他怎么样和我没关系,麻烦你让开,我要进去。”
王兰没好气道,她实在是不想和胡仁再闲扯下去。
胡仁执着刘子升三人道:“你进去可以,不过这三人不能进去。”
这语气俨然把自己当做这个家的一分子了。
王兰实在是无语,居然还能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实在是难以置信。
明明是第一次到他们家来,搞的胡仁像是这个家的主人一样,而他们反倒像刚上门的客人。
王兰大声喝道:“你什么意思,我们才是这个家的一员,你一个外人凭什么把我们拦在外面。”
胡仁装作才反应过来的意思:“你们?”
刘子升淡淡道:“没错,我就是那个你口中的那个男人。”
“王兰,我以为你找了个什么出色的人物呢,原来是一个这么普通的人。”
“我真没想到你这是什么眼神,该不会是眼瞎吧。”
胡仁嘲讽道,关于刘子升的能力他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一个小饭馆的老板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背景,可以任由他欺负。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戰神歸來開始 txt-第七百六十八章 當年的鬥志展示
王兰淡淡道:“我看上谁是我的事情,用不着别人来指指点点。”
虽然刘子升从来就不在乎别人说他什么坏话,但作为他的女人自然不可能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胡仁淡淡道:“要是牛少没有看上你,你当然想找谁就找谁,但牛少看上了就不一样了,你只能是牛少的人,任何和你走的近的男人,都将被视为在挑衅他。”
王兰:“……”
这牛采文当初可没这么嚣张,想不到几年不见居然就像变了一个人,这随便一个小弟居然都这么嚣张跋扈。
胡仁看着刘子升:“小子,这女人已经属于牛少了,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眼神颇为轻蔑,完全没有把刘子升放在眼里。
他这么想也算正常,毕竟两者明显不是一个级别,如今的牛家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能称的上是大户人家,对付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刘子升,自然是手到擒来。
刘子升:“……”
他本来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过着平凡的生活,结果如今却屡屡被人欺负到头上来,如果只是用言语来侮辱就算了,可对方的种种做法实在是让他忍无可忍。
先是碰到李二狗来强行要他的地皮,如今居然碰到个公然抢他老婆的人,此刻的他气的快要崩溃了。
“你有种再说一遍。”
刘子升阴沉着脸,刺客的他脸上充满了肃杀之气,陈渊看到这个眼神不禁想到了当年的情景,这个曾经的好友总算是彻底觉醒了吗。
虽然刘子升之前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但毕竟已经忍了很多年,某些东西并不是说找就能找回来的,然而此刻的他总算找到了当年的斗志。
胡仁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刘子升居然会露出这么可怕的眼神,这只有真正的经历过很多生死场面才有可能露出这么可怕的眼神吧。
对了,他之前听说刘子升当过兵,本来他还没当回事,毕竟当过兵的这么多,大部分人其实都很普通,战场上的晋升速度虽然很快,但那可都是用命换来的。
而且要想熬到坐镇一方的大人物,最起码都得二十年以上,像陈渊这种只用了几年时间就成为第一人的,整个汉夏军方这么多年就出了这么一个。
他可不相信刘子升也像陈渊那么厉害,正常人退役的这么澡肯定是在战场上没什么大作为。
如今看来只怕是他低估了刘子升的能耐,就算刘子升不如陈渊也不会多么差劲,因为这充满杀气的眼神可不像是装出来的。
只不过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刘子升终归只是一个退役的老兵而已,想要翻起什么浪是不可能的。
胡仁冷哼一声:“哼,我今天不和你计较,不过我说的可是事实,你的女人的确不属于你了。”
陈渊询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仁特意强调了这这件事,想必是事出有因。
胡仁不满的瞪了陈渊一眼:“你又是谁?”
能和刘子升站在一起,想必身份也不会高贵到哪里去,所以他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陈渊回答道:“我是子升的朋友,也是他以前的战友。”
胡仁询问:“也是退役的老兵?”
听到这话他才正式的放下心来,这来的都些没什么背景的人,可以任由他拿捏。
陈渊点了点头:“不错。”
胡仁这才回答道:“意思就是,从今天开始王兰就是牛少的人了,这可是王刚亲口答应的,这次把他们叫回来,就是和他们商量离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