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难得用‘年方二八’这个不起眼的小账号,方年同学还是蛮上心的。
特地贴出了自己在前沿科学的实习工卡照片。
也是比较巧。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59章 逼王方小年;女媧·泰山上線看書
今天方年同学是来参加前沿研究中心启用,所以顺手带上了工卡。
上面有清晰的个人信息与公司信息,当然——
没有本人照片。
然后……
这层楼就炸了。
一些吃瓜网民打字速度徒然飙升。
“也叫方年?不是吧,现在叫方年的都这么牛逼吗?复旦哲学系在读?不会是那个上过新闻的哲学系大佬吧?!”
“惊现大佬?前排虎摸,蹭蹭喜气!(我要跟我妈说我改名叫方年了!)”
“卧槽卧槽,这是叫一步登天吗?”
“居然是陆总的实习秘书?我的妈耶!这就是大佬的人生吧?是的吧?”
“很快啊,我眼泪很快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虽然传闻实习岗位较容易,但里面不包括总经理秘书吧?啊?!”
“……”
某ID特别乱七八糟的用户:“凑个热闹,现前沿科学普通员工,陆总确实有个叫方年的实习秘书,而且就是复旦那个上新闻的哲学系学生;
其次,陆总要求非常严格,不是为了应付集团安排随便招聘的人;
这个实习岗位比较特殊要跟着陆总走,所以小方秘书来前沿科学上班的时间不太多;
偷偷告诉你们,小方秘书是个帅气温柔的小男生,还会害羞的那种哦~
贴个工卡图,不好意思,怕产生额外影响就匿名了。”
“……”
然后又冒出来两个匿名用户:“同前沿科学员工,偷偷表白小方秘书,匿了。”
“前沿公司员工,小方秘书偶尔会来我们这边,据说陆总是相中了小方秘书长得帅哦~”
“……”
看到整个评论楼层画风大变,方年脸上露出了喜滋滋的笑容。
这才是网络社交平台的常态嘛。
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装装逼,才是正常气氛。
在方年乐呵呵时,李安南脑袋凑了过来:“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我来看看……”
“淦!”
“你居然还要跟没通过前沿面试的人装逼?有点过分了吧?”
听到李安南这么说,林语淙也来了兴趣,八卦道:“怎么了怎么了?”
“老方在装逼!”李安南满脸都是鄙夷。
“……”
方年一本正经道:“本来我就是通过实习生渠道进的前沿,成功应聘上陆总实习秘书的,这里面哪点不是事实?”
“我就不信你这里面没有徇私舞弊!”李安南颇为忿忿不平,“我倒要看看将来你愿意跟公众亮相方总时,前沿上万员工怎么看你!”
方年更开心了:“谢了,在成为陆总秘书前,陆总先是我的夫人,我大可以坦诚我就是个吃软饭的。”
“你可能不知道,我请你们吃的每一顿饭都是用陆总的附属卡付的账。”
旁边吃瓜的林语淙忽然满是感慨道:“从未像今天这么彻底的认为输给薇语姐一点都不冤。”
“真的,我估计你起码是个十世善人,薇语姐才这么心甘情愿的栽在你手上!”
方年乜了眼林语淙:“大姐头你是想说陆总倒了十辈子血霉砸我手上了是吧?”
不等林语淙开口,方年又飞快道:“劝你慎言,小心我告陆总!”
林语淙:“……”
她默默竖起大拇指,抿嘴道:“我错了!”
心里忽然有那么点放松的感觉。
其实很多人都能看出来,林语淙到今天为止都还是在喜欢着方年。
而且是跟邹萱她们对方年那种带着些崇拜和非爱情的喜欢不同。
里面显然是带有关于男女的喜欢。
但相熟的人们也能看出来,林语淙再不似曾经的执拗。
方年看得会更分明一些。
那次林语淙主动挑起的简单交谈之后,林语淙开始尝试着去接纳自己。
终有一天,林语淙会在他们这些以朋友身份的帮助下,治愈自己童年缺失的部分。
“……”
趁着方年跟林语淙抬杠的功夫,李安南也登录了自己的账号。
“爆料爆料!我是方年的高中同学,我知道他许多的秘密!”
方年这会刚好低头点了下手机屏幕,就看到了这条最新回复,用更鄙夷的表情吐槽回去:“渣男!你要是敢打曝光我秘密的名号泡妞,你看我不弄死你!”
李安南:“……”
“我发誓我真没有这想法,我就是也想装个逼。”
方年拍了拍李安南的肩膀:“都当老总的人了,不要总这么猥琐,格局要大,知道吧,大丈夫何患无妻。”
“……”
人氣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ptt-第759章 逼王方小年;女媧·泰山上線閲讀
话都没说完,逼王方小年目光就转回了手机屏幕,这会已经打好了字。
“如果说的是在申城前沿院开院仪式上做过演讲的方年,确实是我。”
大大方方的坦诚了自己的身份。
“面试秘诀啊?可能……真的是因为我长得帅?我觉得面试过程很简单的。”
然后就也炸出了一些社招通过面试的人:“其实面试并不复杂,有多大能力匹配多高的岗位。”
“对,不要对自己专业能力水准抱有过高的幻想,尤其不要虚报能力,这一眼就被会识破,我凑巧跟一博士毕业的大佬一块面试,然后面试官是他在校期间的老板……”
“……”
有人问了薪资。
年方二八:“薪资啊,公司不让对外说,不过我可以透露一点:比4800高。”
“不是实习生统一4800吗?”
“……”
年方二八:“4800只是前沿实习生的最底线。”
又有人说:“对,正式员工的最底线是6K,不过据说很少有人只能拿6K。”
然后有人接过话头:“对了,刚刚看到内部全员邮件,集团宣布十一启动了一份将来会覆盖全员的福利试点,好像跟菊厂那个虚拟股相似,具体内容就不敢曝光了。”
这条消息像是又投放了一波炸弹。
一下冒出来许多人打听。
“也就是说,前有科学家计划,后有福利计划?那不爽死了?”
“果然好公司都是别人家的。”
“我就喜欢这种只谈钱不谈梦想的公司,那位前沿CEO温叶说得对,去共同实现公司愿景之前,最起码要先保证员工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
“@年方二八,大佬你有没有内部消息啊?”
年方二八:“有是有一点点,但肯定不能公开,只能说我也很期待试点成功,然后明年能正式施行,因为很有可能会惠及实习生群体,那样我就有可能上名单。”
“这波啊,这波叫羡慕嫉妒恨啊!”
“……”
然后又有人歪楼:“方年同学啊,问你个问题,你是怎么学的,功课那么厉害?”
年方二八:“可能……是天分?”
“淦!你敢不敢再直接一点?”
“过分了啊,我举报,这里有人针对我们!”
“……”
方小年本尊初次露面就吸引了数千个粉丝。
这让方年很是开心。
本来还想再多玩会,不过刘惜说了件事情。
…………
稍晚些时候,方年匆匆赶到了杨雄等一群大佬所在的顶层9楼一个全落地窗的大开间。
这个角度正好能毫无阻碍看到不远处的一截黄浦江。
毕竟直线距离可能还不到一公里。
再说勘察地块的时候也考虑到了一定的风景因素。
方年微笑着打了一圈招呼:“杨市長、丁秘书長……”
“各位领导好,怠慢则个,还望海涵。”
杨雄打量了眼方年,微笑道:“方总好,不请自来,莫怪。”
“杨市長能来,前沿蓬荜生辉,是我们工作不到位。”方年连忙笑道。
应付领导,口头上的好话还是得说的。
“……”
说笑了几句,丁秘书長插了句话:“听说方总与徐书記、姜区長之间产生过些误会?”
“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引起了一些误会。”方年满脸歉意道,“徐书記、姜区長大人大量,不计前嫌,十分惭愧。”
徐璘跟姜粱都是摆摆手,面色和善。
“……”
连商业上都没有真的生死大敌,更别提体制内了。
丁秘书長既然亲自提出来,就相当于调解了。
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事情发生后方年也不是没有亲自跟徐璘、姜粱道歉,不过那时候木已成舟。
市里的两个领导也就是来走个过场。
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
临离开前见一见方年这个前沿系的实际控制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算是相互之间认识一下。
就算不看前沿的排面,也得看方年本人的排面。
杨雄他们这些体制内的领导可太清楚,不因为大型公共事件像是世博会、春运等被随机采访上新闻而是单独因为一个自有事件正面上新闻是多么难的事情。
比如在座的没一个上过。
毕竟同样是在前沿院开院仪式上,其他人都是一个虚镜头,偏偏单独给了方年五秒钟的镜头。
而且……
杨雄他们也有所耳闻,方年的资源不止于前沿本身。
在资本金融界,方总的名号约等于金字招牌。
“……”
一行领导离开后,方年等人也离开了前沿研究中心。
今天也没别的安排。
白粥因为要准备后天的婚礼,单独走了。
其他人都没别的事情,一同去了君庭。
一起吃了午饭,唠唠闲嗑,叨叨两句下午出不出太阳,撺掇撺掇方歆小朋友。
…………
下午两点整。
‘零度’官网上线。
网站风格简单。
展示区有两款能亮起来的台式机产品。
一款是面向前沿院提供的日常教学机器。
而且也有说明,第一批1000台机器无偿捐赠给了中科大前沿院。
另一款是概念型台式机。
工业设计上有些新意,不是千篇一律的四方四正,机箱设计上沾了点科幻风,总之还挺令人喜欢的。
其次还有一体机、笔记本电脑两个模块,都是敬请期待的灰色。
也贴了一些工业设计图,不过都特地打了个问号。
笔记本的外壳工业设计比外星人都更令人期待……
同一时刻,包括零度官网在内的女娲论坛、中国开源社等多个网站均在显眼位置推出了DeskOS正式版下载通道。
与Windows等操作系统对外公布的形式一致。
能通过专有渠道获取资源,还是快速下载链,速率很快。
任何人下载安装之后都能直接使用,免费试用期是三十天,之后需要联网激活。
不太一样的是,网络上暂时没有任何形式的免费激活工具。
其次是安装完进入桌面右上角位置有提醒用户激活系统的提示。
此次正式版命名规则并未女娲实验室一贯以来的序号规则。
而是采取了一种全新的命名规则,以中国山河大川中非常有名的景点来命名。
第一个正式版叫:DeskOS Mount Tai。
中文名字:女娲·泰山。
如果苹果也重生的话,一定是:“淦……”
这多少有点故意针对了嗷?
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59章 逼王方小年;女媧·泰山上線分享
不过……
现实是没有如果。
现在苹果还没采用这种类型的命名规则,用的都是什么猎豹、雪豹、狮子之类的。
所以现在女娲实验室才是头份创意。
这些内容的上线,也引起了一些对数码科技区感兴趣,且反正是闲着的网友讨论。
“话说桌面系统的命名规则有点讨巧啊,直接就泰山了。”
“总算是千呼万唤出来了,先下载安装一波试试。”
“边下载系统,边看了看零度的官网,其实就只有一款台式电视,详情也非常简单啊,连显卡、CPU型号都没提,就只说搭载了女娲泰山系统。”
“关键这电脑还不对外售卖,第一批1000台全部无偿捐赠给了庐州的中科大前沿院用作日常教学使用。”
“有一说一,如果零度的笔记本用官网渲染图的设计方案,我还真想去买一台试试,那风格有点喜欢。”
“从官网资料来说,这个零度品牌是打算全面覆盖个人电脑,但现在偏偏又不对外售卖,奇了怪了。”
“鬼知道前沿打什么主意,要说前沿去做智能手机我还能理解,毕竟系统也完善了,芯片也很给力,偏偏去搞电脑了。”
“……”
然后就有人专门发了帖子。
“我就说一句,女娲泰山真香,远比之前面向开发测试的版本要完善得多,强!刚安装完就喜欢上了。”
“顶一下楼主,确实,是女娲实验室一脉相承的风格,非常有体验感!”
“同顶,尤其是刚才去女娲论坛看到专门针对DeskOS系统开了反馈版块,跟MindOS一样,提问题很快就有人回复!”
“……”
紧着是另一条帖子。
“这么多数码爱好者,没人关心一下中国开源社里面发生的大事吗?”
“……”
很快就有人贴出了图片:
“为了更好的支持中国开源社的开源生态,女娲实验室决定将nwK内核以经OSI批准的nwSPL开源协议于中国开源社立项开源;
项目在且仅在中国开源社由女娲实验室独立开源项目组永久维护;
同时,女娲实验室将KuaFuOS开源项目完全转移到中国开源社运营。”
“女娲实验室期待与大家共同维护中国开源社软件的开源、共享、发展、繁荣。”
“附录nwSPL(女娲软件公共许可证)协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