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玄门妖王
在最中间位置坐着的一批人,以宫本太郎为主,身边站着二三十个气息沉稳的高手,这些人都是伊势神宫之中修为最高,也是最有权势的一批人。
然后,在伊势神宫的左侧,便是以中川武介为首的春日大社的人。
中川武介也坐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根雪茄,并没有点燃,只是放在鼻子上嗅,目光偶尔会朝着一旁的宫本太郎瞧去,感觉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
现在的中川武介,并没有真正接任春日大社社长的位置,只是替岳父代理春日大社的事物,不过整个春日大社,对于这位中川武介十分信服,所有春日大社的势力,基本上都被中川武介囊入麾下。
之前,葛羽特意跟周一阳说明了一下中川武介的情况,知道中川武介其实是葛羽的小叔葛天明。
所以,周一阳特意用千年蛊仔细瞧了一下中川武介。
只是瞧了一眼,周一阳便感觉出葛天明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修为也无法断定有多高,不过却给他一种深藏不漏的感觉。
最为让周一阳感觉到吃惊的是,便是站在中川武介身边的一个人。
这个人竟然长着一张阴阳脸,一半俊美,一半魔鬼,看上去十分怪异。
在宫本太郎的右侧,同样有一拨高手。
这些人是日本第三大修行势力石清水八幡宫的人。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玄門妖王 起點-第2903章 三次叩拜鑒賞
斋藤大空并不在这里。
但是斋藤大和身为石清水八幡宫的二把手,却也在此处,在斋藤大和的身边,也坐着一个人,此人才是真正石清水八幡宫的掌控者,他的名字叫做北田青空!
北田青空是一个年纪过百的老者ꓹ 须发皆白ꓹ 不苟言笑,俨然是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此人的修为或许能够达到地仙境,毕竟是三大修行势力之一的掌控者。
情况对于葛羽他们这边并不是十分有利。
这让周一阳不免有些担忧。
一会儿要是动起手来ꓹ 那石清水八幡宫的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如果他们也要加入混战之中ꓹ 情况会十分被动。
关键是,现在众人根本不知道葛天明会不会在今天动手,以什么方式对付拥有半神之体的宫本太郎。
如果在这种场合ꓹ 对付宫本太郎的话,那葛天明就有些太孤注一掷了。
此刻ꓹ 在奉安殿的前面,有一个身穿华服ꓹ 手中拿着一个像是圣旨一样的东西,在大声宣读着什么,神色极为虔诚。
应该是在说着一些祈福的话,或者是一些贺词。
周一阳也没有心情去听那人说了什么ꓹ 无形之中ꓹ 就感应到了略有些紧张不安的气氛。
同时ꓹ 通过千年蛊ꓹ 周一阳也感应到了紫阳掌教还有白展和岳强他们的存在。
在鱼波真人隐身符的作用之下,周一阳是看不到他们的,这隐身符的确强大ꓹ 不过这些却瞒不过千年蛊,它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ꓹ 能够看到的空间,跟人类之前不太一样。
好在ꓹ 那宫本太郎似乎是也没有发现这边哪里有什么不对,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前面那个身穿华服的人ꓹ 目不斜视。
由于他是带着一张般若面具的,周一阳也看不出他的任何表情变化。
他坐在那里ꓹ 好像并没有感觉特别强势的气息,就好像一棵树,一株花草,平平无奇。
但是周一阳毫不怀疑,这个叫宫本太郎的半神,一旦动起手来,将会是一种天崩地裂的场景。
半神啊,真不知道他有没有白弥勒那种恐怖的状态,如果他真的拥有白弥勒哪怕是三分之二的恐怖修为,那他们这群人来这里,基本上也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十几年前,周一阳跟白弥勒交过手,正面对敌的话,一两招之内,自己都抗不住。
鬼仙境左右的高手,在白弥勒手下也就是一招灭。
此刻,紫阳掌教他们在这里已经呆了十多分钟,那隐身符只有半个小时的作用,却也不知道那葛天明动不动手,如果半个小时之内还不动手的话,他们就要提前五分钟,离开这个地方了。
在奉安殿之外,周一阳的目光一直盯着奉安殿的方向,一边的葛羽便有些急不可耐了,忍不住问道:“一阳哥,里面什么情况?”
“春日大社的人都在,你小叔葛天明也在,我貌似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半神宫本太郎,他带着一个恐怖的面具,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般若面具,他身边可是有二三十个高手,实力都不会比你小叔身边的人差,另外,石清水八幡宫的人也在,你小叔如果今天动手的话,估计会受到伊势神宫和石清水八幡宫的联合打压,情况很不妙啊。”周一阳说道。
“小叔也不知道有什么计划,这种形式,动手就是送死啊。”葛羽不无担忧的说道。
“我并不这样认为,你小叔在日本隐忍了这么多年,以一个华夏人的身份,坐上了春日大社的头把交椅,此人绝对不是没有心机的莽撞之人,若非没有一定的把握,你小叔肯定不会去招惹宫本太郎的。”周一阳道。
话虽这样说,葛羽心里仍旧是惴惴不安。
就在这时候,周一阳脸色一紧,说道:“情况有变,那个身穿华服的家伙念叨完了。”
话一出口,几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但见那宣读者念诵完了之后,一直端坐在那里的宫本太郎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第一个朝着奉安殿的大厅前面走去。
作为大日本修行界的领军人物,半神的宫本太郎,会作为修行界的代表,第一个参拜那奉安殿之中供奉的无数日本英灵。
那靖国神厕里面供奉的不光是当年侵华的那些日本战犯,在此之前,日本还有很多重要人物的牌位,也供奉于这奉安殿之中。
宫本太郎的动作很慢,慢悠悠的靠近了那奉安殿的大殿门口的附近,然后便跪拜了下来,朝着那奉安殿叩首。。
这种礼节有些像是华夏那边的三拜九叩,有些繁琐。
叩拜之后,宫本太郎起身,往前再走一步,然后跪下来继续叩拜,一直到第三次跪拜的时候,出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