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主动提拔一个。”钱金勋道:“就像当初局座提拔我一样。这样,情报处依旧是我全权掌控。”
“想法倒是不错。”范克勤道:“但是军统总部那面……你可要想好了,说不定你这一打报告,等于给军统总部松了嘴,反而可能会立刻空降一个人。”
“应该不会。”钱金勋也喝了口酒,道:“我的面子也不是说谁都可以不在乎的。即便是戴老板也得好好考虑考虑。不过你说得对,为了事情万无一失,这方面也得防着点。”
“嗯。”范克勤道:“那你在活动活动呗,你不是国防部里有门路吗。”
钱金勋翻了个白眼,道:“有门路也不能这么弄啊。本来没事,结果我这么一弄,戴老板一看,好啊,用国防部来压我,我这不就和戴老板出了间隙了嘛。”
“也对。”范克勤道:“那就……你想提拔谁,让谁立个大大的功劳,然后呢,再给戴老板点好处,主动的跟他表表忠心。原先局座不就是这么干的吗。”
“嗯。”钱金勋放下酒杯,想了想,道:“如果要是立个大大的功劳,我不得不打个晋升报告,再领着这个人在戴老板面前转转,送点好处……倒是能够增加一些胜算。”
“不是你想好了吗?”范克勤道:“真确定要弄个副处长出来?”
钱金勋道:“这就不知道了吧,这叫化被动为主动,你看着吧。我要是不提,早晚有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总部就直接空降过来了。或者是总部主动找我一说,要空降的副处长。那时候我能说不行吗?但是我现在主动要提拔一个副处长,那就是占有主动的。明白吗?看似主动分权,但实则,可比前者要大大的占有优势。”
范克勤道:“行,这方面我是不如你。那你想好提拔谁了吗?”
“还在考虑。”钱金勋道:“不过赵洪亮和马超群肯定是不行了,他们俩资历太浅了。要不是你,他们俩现在还是组长呢。”
“嗯。”范克勤道:“老韩怎么样?原先就和你关系不错,而且他是玩技术的。你要是提拔他当副处长,不可能跟你对着干,反而还会更加听你的。”
“哎,你别说哈。”钱金勋道:“老韩还真是个好人选。哎呀,就是现在想让他立个大功劳有点难度啊。”
范克勤道:“这东西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要是有什么任务,带上他,或者是让电讯科参与进来,事后报告上加上电讯科也起到过重大作用,次数一多,功劳不就累积上来了吗。不难吧。”
“对。”钱金勋道:“这事难倒是不难。不过现在就得弄了,要不然突然一下子提副处,那痕迹就太重了一些。嗯,等立几个功劳,铺垫好了,那就非常自然了。”
范克勤道:“嗯,就按照这个思路往下来,应该错不了。你也说了,戴老板还是要给你些面子的。”
“行。一会我先找老韩谈谈。”钱金勋话锋一转,道:“你们安全局怎么样?我听说内部整编改组了。”
“对。”范克勤道:“规模现在也上来了,虽然肯定是不如军统庞大,但是也不小了。”
钱金勋道:“最紧要是有什么情况,别忘了情报处啊。正好我也能让老韩多立几个功劳。”
“放心。”范克勤痛快答应,道:“回头我跟华章的特情科打个招呼,在本地只要有什么案子,肯定先找你们合作。另外调查和外勤队,在各地的任务我也挑几个适合的,让他们跟你们联络。反正咱们不是一直是合作关系吗,戴老板当初可是发话了:‘这种合作要深入下去,持久下去’对不对?”
“哎,这就对了。”钱金勋笑着举杯和范克勤碰了一个,一口喝干,然后钱金勋再次倒了两杯,开始和范克勤商量一些细节。
其实,这种事要是有心干的话,对于他们俩来说真的不费劲。比如说外勤总队最近在策划一起对小鬼子的物资破坏任务。甚至可以随便找一个截获的电文,按在韩强的电讯科头上。变成他提供的电讯情报。
然后安全局的外勤总队,通过这份情报追查和破坏小鬼子的一批物资。韩强的功劳也就到手了。不管事后怎么核实,小鬼子的物资,确实遭到了破坏,这功劳谁都说不出个二话。
当然了,最好截获的电文是真的才好。不过话说回来,以韩强的电讯技术,只要有明确目标,反推一个截获的电文情报出来,那简直是太简单了。就这种情况,事后怎么核实都是真的。
除非他脑袋穿刺了,满大街说自己造假。但即便是这样,别人就算明知道,也只是会以为韩强疯了,胡言乱语的。要不然,钱金勋,范克勤,整个电讯科,还有安全局的所有参与人员,是吃素的?
超棒的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 ptt-第1440章 副處長閲讀
你要是真的信了,那就等于得罪了所有这些人。不过,这只是举例说明而已,韩强也不可能突然变成疯子就是了。
告别了钱金勋,范克勤也不用回安全局了,直接回家找陆晓雅增进一下小两口的情感。嗨嗨皮皮一下那就是最好的放松方法了。
不过到了第二天,范克勤刚刚到了情报处,庄晓曼直接跟着他便进入了办公室。这个做派一看就知道有事。
范克勤坐下后,问道:“有事?”
“是。”庄晓曼将手中拿着的一份文件,递给了范克勤道:“广州分局来电,说观测到一艘货轮入港后,秘密卸货。这些货物非常可疑,他们怀疑是小鬼子的一批重型军事装备。”
范克勤昨天刚和钱金勋谈完,今天一早就来了这个事。这真是想要睡觉就有人给他送枕头啊。不过他表面上如常问道:“只是怀疑?有根据吗?”
“只是怀疑。”庄晓曼道:“电文不长,也没有说明。只是远远的观测,也可以说是没有依据。但以卑职的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