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可恶的家伙!”吕布眼睁睁的看着赵云和鞠义会师,自己却只能支部在护城河之前,眸子之中,怒气冲天。
前前后后,被算计的一塌糊涂。
看似不败。
却一败涂地。
从赵云杀进邺城,基本上就把他给算计了,一环接着一环,不管是攻打内城,骑兵对冲,还是分兵突围,好像都在针对他。
“吕奉先,不用送了,下次再战,某家必取你项上头颅!”
赵云白衣银甲,策马护城河之前,手握银枪而长啸,声波荡漾九天之上,整个北城将卒仿佛都能听得到。
言毕,他们开始撤出去,鞠义加上赵云联手,就算是吕布,都不敢贸然的冲锋,一旦陷进去,也未必打的出来了。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撤走。
………………………………
“鸣金,收兵!”正面战场上,刘备已经接到消息了,他满意的笑了笑,下令说道。
此战,目的已城,这时候不宜在挑衅了。
真把城中的那些守军挑衅起来血气,那就是拼命之战,夺取邺城无望,血战一场,对他不利,他可没有这样的心思。
“鸣金!”
“收兵!”
“撤!”
燕军如同潮水一样,撤出去了。
“还是让他们得逞了!”
城头上,贾诩面容铁青。
这一仗,打的憋屈,看似没有任何损失,但是却被耀武扬威的一番,可如今的局面之下,他们只能打碎来的牙齿自己吞下去。
“吕布和阎行都拦不住他们?”张燕的面色也不好看。
“无非就是中计了,吕布和阎行虽然是猛将,却善战,不善于某,可为战场上执掌一方兵权作战,不足以谋定后动,跟不上变化!”
贾诩冷声的道:“他们一股轻盈的骑兵,直接从小道杀进来,然后焚内城,都是进攻需要顾虑太多防守的,只要速度足够快,让我们的骑兵跟不上他们,他们就有成功的希望!”
很多事情虽然是马后炮,但是也要有思维去推测,贾诩的思维很缜密,推测完全没问题。
从结果,他就能反推出过程来了。
“他们这样做,必有折损,最后什么也没得到啊!”
张燕有些不解。
“已经得到了”
贾诩冷笑的说道:“河北这块肥肉,一方诸侯是吃不下的,而且汉室诸侯联手抗明,已是定局,接下来就是谈判,他们在谈判之前,让我们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就已经是在张杨他们的战力了,只要他们在谈判之中死撑着,到时候我们就得考虑一下,和燕军拼命要付出的代价!”
这叫震慑。
燕军丢掉了邺城,他们唯有以直接的战力震慑一番,才能达到如期的谈判效果,不然根本不可能和魏军吴军联手抗衡。
“这就叫做无形之中的让步吗?”
张燕倒是反应的很快,他能执掌黑山,本不是愚蠢之辈,只是中原这大局,对她来说,还有些陌生而已。
贾诩这么直说了,他当然能迅速的领会下来了。
“算是吧!”
贾诩深呼吸一口气,道:“燕军虽退下去了,但是未必就此罢休,你吩咐下去了,让各部警惕起来,一次失误可以接手,但是第二次,那就是我们无能,如今之局,已经让我们在大王面前丢分了,不管是我,你,吕布,阎行,都会因为这一战的失利,而功劳减半,若是再次失利,那就不是功劳了,而是罪责!”
“先生放心,我已经安排防御了,我会亲自坐镇城头之上,绝不再让他们逾越半步!”张燕点头。
“黑山的事情,无需担心,如今他刘玄德不敢翻脸,所以他只有可能围,不敢屠,谈判之后,哪怕黑山拿不回来,大王也会让黑山众迁徒下来了!”
贾诩知道张燕这时候心里面的一些担心,河北已经被燕军给占领了,黑山是非常危险了,若是燕军足够魄力,敢付出代价,屠了黑山,也不是不可能。
“多谢先生,黑山能平安,日后末将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张燕松了一口气,不算是吃一颗定心丸,但是最少没有这么担忧了。
“吾要亲自出城见大王,此事还需要大王定夺,城中就交给你们,邺城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死守!”贾诩想了想,说道。
“是!”
张燕点头。
………………………………
贾诩当日就出了城,日夜兼程南下,在夜色笼罩之中,入了内黄城之中。
“末将贾诩,拜见大王,打搅大王夜寝,请大王责罚!”
他星夜南下,不是为了休息的,所以趁夜把曹操吵醒了。
“无妨!”
曹操最近头痛病犯了,所以精神不是很好,也睡不着,不算是把他操心了,看到贾诩,也没有太多的怒气。
不过脸色也不好看,他看着贾诩,道:“你亲自南下,是不是邺城有变?”
“是!”
贾诩点头,道:“燕军攻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外城佯攻,以小道入城破局,意图焚内城,虽不得逞,但是来犯之敌将,却全身而退,我军在邺城防守之上,失了利,特意前来请罪!”
“燕军能以小道入城,这点倒是出乎孤的意料之外啊!”
曹操淡然一笑,道:“不过吕布在城中,都没办法把来犯之敌给斩了,此人倒是让孤有些兴趣!”
“此将乃刘备身边青年猛将,常山赵云,传闻乃是当年枪神童渊的关门弟子!”贾诩已经把消息摸透了,夜楼也不是摆设了,虽然有些消息网失利,但是知道的东西,也不少,想要摸一个人的底细,也不算难。
“他善于骑兵作战,骑术初中,而且枪法绝顶,甚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越当年枪神之境,如今能和吕将军交战,没有上百回合,难分伯仲!”
“他麾下骑兵,乃是当年公孙瓒赖以成名,纵横草原无敌手的白马义从,白马义从战斗力未必能必并州飞骑强大,但是在速度之上,来去无风,乃是急速之骑,除非提早准备,不然难以堵截!”
“而赵云,更是一员难得之将才!”
贾诩拱手汇报:“此人不仅仅武艺决定,在领兵,特别是骑兵之上,颇有天赋,心思诡谲不说,令行如一,麾下精锐,分合之间,没有半点的拖延,不管是控制还是指挥能力,都非同一般!”
“如此大将,居为刘玄德之部下,可惜了!”曹操有些惋惜,他希望天下之名将,都汇聚自己的麾下,可惜,事与愿违,魏军之将,越发凋零,能撑得起局面的,已经寥寥无几了,偏偏北燕,东吴,后起之秀无数。
“大王,此战让刘玄德得了先手,吾对不起大王!”贾诩跪膝下去,道:“臣,请罪!”
“莫要动不动就请罪!”
曹操对贾诩还是比较器重的,不然也不会把夜楼交付在手中,夜楼如今可是整儿曹魏的眼睛和耳朵,非信任之人,不可掌控。
他扶起了贾诩,道:“得了邺城,吾等已经有足够的筹码谈判了,至于刘玄德这么故意一战,想要展露一些实力,总的给他们机会,哪怕今天不战一场邺城,孤亲自北上之后,他还是得和我们较量一番,才会乐意的!”
他想透了,刘备既然不甘落后,那么必有一战,他需要展露实力来让自己的让步,也是为了震慑。
邺城这一战,不过只是早晚的事情。
如今邺城还在手中,那对曹操来说,其他的就无伤大雅了。
“既然事情到了这一个地步,无需要躲躲藏藏了!”曹操站起来了,来回踱步,想了想,道:“你马上返回邺城,然后亲自出使燕军,和这位刘皇叔面谈一番,告诉他,孤和吴王,要见他,他来安排时间和地点,孤都随他,我们之间总归要亲自聊聊,不然如何结盟!”
如今已入冬,天寒地冻的,他也不想拖下去了,不解决河北的事情,他没办法休养生息,没办法提前对明作战。
相对于刘备这样的小患,牧明才是他们的敌人。
这口气,他先忍住了。
“诺!“
贾诩拱手领命。
他想了想,问:“大王,要安排一番吗,或许有机会,可……”
“你认为孤趁机出手,能得北燕和东吴吗?”曹操反问。
拿下刘备和孙策,他就能夺取北燕之地和东吴之地,这个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了。
“不行!”
贾诩摇摇头。
“那就不要破坏这和平相处的气息!”曹操平静的说道:“孤不介意杀人的,但是杀人是要有理由了,孤要是一个团结的大汉皇朝,不是一个诸侯交战内乱不止的汉室江山!”
“是!”
贾诩点点头,道:“那我们就算不出手,总的保平安吧,大王不能对他们信心太强了,总需要有一些安排,最少在会面的时候,不至于让他们有得逞的机会!”
“你是觉得孙伯符和刘玄德有联合起来的机会?”
“夜楼打听过,江东之前就趁着机会给北燕派出去了使者,后来也一直在联系之中,双方有可能达成一些联合!”
贾诩道:“大王希望能团结汉室诸侯,共抵挡敌人,但是他们未必有大王的大局观,若是能灭了大王,先平中原,再抵挡牧明,他们说不得也会做!”
“或许吧!”
曹操笑了笑,倒不是很介意,他平静的说道:“但是孤是魏王,孤既要联合他们,总要有点胸襟,防可以,不能明面了,给孤留点面子,也给他们六点台阶!”
“是!”
贾诩点点头。
他告退之后,又连夜返回了邺城去了。
………………………………………………
邺城之战,动乱维持时间不长,燕军撤兵之后,阎行部,吕布部,张燕部都在整合城中的秩序,让这座城池变得的平静下来。
哪怕暗地里面充满汹涌澎湃,但是在明面上,这一座城算是恢复的平静。
两日之后,曹操率军抵达邺城南郊。
在南郊的一座营盘上,曹操正在和孙策下棋,孙策在下棋之上,并没有太多的天赋,基本上,在被曹操虐的。
“叔父果然是棋艺不凡啊!”
孙策把手中的白子丢掉,有些苦涩的说道:“吾这棋艺,日后还是别和魏王下棋了!”
“棋道只是小道而已!”
曹操笑了笑:“不过只是消闲之娱,贤侄莫要放在心上!”
他棋艺其实不算很好,要是和郭嘉,荀彧这些人下棋,他也得被虐的不要不要的,但是孙策明显比他还要差。
到了他们这个地位,让棋已经没有意义了,凡事喜欢斗一个输赢,下棋也一样,所以大家都是真实水平。
“有传闻说,哪位雄才伟略的大明天子,也是棋道极精的,有机会能看看叔父和他下棋,那就无憾此生了!”
孙策笑了笑,说道。
“他棋道如何,某倒是不清楚,不过此人布局之谋,倒是深不可测!”曹操也笑了笑,道:“对上他,某倒是没有多少的自信心啊!”
这是实话,实话就实说,不是说贬低对手,就能抬高自己,他曹孟德无需贬低一个对手来抬高自己的格调。
放眼天下,大明天子乃是实力最强,心思最深的一个人,他就算输了,也不会有人觉得丢脸。
“那刘皇叔呢?”孙策微笑着问。
“玄德兄乃是一个妙人!”
曹操想了想,回答说道:“某若是和他下棋,还真是胜负未知,不过……”
他的眼眸有一抹锐气,道:“论战,他不如吾!”
这是事实。
北燕再强,也强不过中原,不仅仅是实力,战斗力也一样,这一次魏军补充完善之后,再给他们一个冬天的时间,恢复之前的战斗力,绝对能北征北燕。
当然,战役没有这么好的,他就算有能力,也得看局势,先不说明军会不会动,眼前这吴王都不会让他灭了北燕。
“那他会不会坐下来和叔父谈啊?“孙策保持谦虚,轻声的问:“刘皇叔可是当今有绝对身份的人,他是天子的叔父,身份上,未必能比叔父低多少!”
“那就要看他对汉室,还有几分心了!”
曹操平静的说道:“某以为,他能坐下来谈的,不过以防万一,他若不谈,我们就北上和他亲自谈,不知道贤侄以为如何!”
“善!”
孙策点点头,说道:“唯有团结一心,方能抵抗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