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我们出来没关门吗?”
看到酒馆大门敞开着,有人奇怪地说。
回到酒馆,大厅里空荡无人,他们很快就看见放在圆桌上的钱包,还有旁边的纸条。
“这是什么?”
人氣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愛下-二百五十五.拉開帷幕展示
把钱包还给丢失的同伴,他展开纸条。
【它要带我走了……】
醉意褪去,男人苍白脸颊挤满了恐惧。
“那个怪物又来了!它带走了他!”
……
天边最后一抹亮光被黑暗吞噬,街道上开始难以看到行人。
远处港口亮光渐渐变得朦胧,消失在雾霭里。
诡异之雾正从街头蔓延而来,还有提着油灯走来的艾敏·格罗林。
“我打探到一些消息,而且还找到了这封信。”艾敏·格罗林像是等待夸奖的小女孩般递出信。
“哪里找到的。”
陆离取出信纸展开,里面写着安娜的留言。
安娜同样发现了两镇的怪异事件,那些失踪者和玛丽阿姨情况相似。她悄悄跟随失踪的人们找到疑似怪异藏身之处:落沙镇子东部山丘的废弃矿洞里。
她会想办法进入矿洞探索。
艾敏·格罗林的回答也在响起:“一栋没人住的小木屋里,我在门上看——”
声音被打断,身后街巷忽然响起急促的呼喊声。
望去喊声传来的方向,陆离收起信件,和艾敏·格罗林往事发地靠近。
……
酒馆里站着许多人。
熱門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二百五十五.拉開帷幕看書
这里很久没有这么多人了,只是他们不是客人,也没带来热闹。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恐惧,望向还摆着餐盘与空酒瓶的圆桌。
“是贝斯特的笔迹……他被带走了。”老镇长叹息一声,放下纸条,问向瘫坐木椅里的三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浑身酒气的男人失了魂般般怔怔说。“克里弗和平时一样在天黑后关门……今天有些早,因为他见了——”
他忽然看到酒馆门口,一名斗篷少女拉着黑发黑眸的男人出现在人群后。
“就是他!”
男人惊呼着指向门口。
酒馆里的众多目光聚集在陆离和艾敏·格罗林身上,人们如躲避瘟疫般哗啦散开,远离门口。
“不、不是……贝斯特说他是从主眷大陆来帮助我们的除魔人!”男人连忙解释说。
“我不久前和他交谈过。”陆离开口,环视一圈,没在人群中发现酒馆老板的身影。“他被怪异袭击了?”
“是的……他是新的受害者……”老镇长望向陆离。“贝斯特说您是除魔人,对吗?”
陆离掀起大衣,让本地居民看到被老旧枪套包裹的救赎。
通灵枪比徽章辨识度更高,也更有说服力。
无助已久的当地居民抓住救命稻草,很快相信陆离的身份,并恳求他帮助人们解决怪异。
艾敏·格罗林也希望陆离能留下帮忙,严格来说她才是从主眷大陆而来,帮落沙镇解决怪异事件的驱魔人。
陆离把安娜的信给艾敏·格罗林看,他们目标一致。
按照驱魔人处理怪异流程,他们此时应询问当地居民的遭遇,调查小镇里的怪异残留痕迹,然后等待下一位受害者出现。
但因为安娜,他们已经知道怪异所在位置,他们可以径直前往。
镇长和一些居民希望他们能等到天亮,怪异之雾退去。不过安娜还没回来,可能遭遇了一些麻烦。
出发前向老镇长询问东部山丘的废弃矿洞,老镇长皱眉说那里已经废弃了几十年,矿产早已经被采空。
乘上落沙镇提供的马车,陆离和艾敏·格罗林驱车离开小镇,沿着道路驶进晦暗的雾霭。
“驱魔人手册说不要在黑夜和怪异之雾中赶路。”艾敏·格罗林说。
“要紧除外。”
身旁油灯泛着昏黄光晕,驱散马车周身的雾霭与黑暗。
废弃矿洞离落沙镇只有几里。或者说落沙镇的建立就是因为矿洞。
荒芜之地有许多相似城镇。一些因矿产枯竭而落败,一些则因周边有其他资源而幸运保存下来,比如落沙镇。
【东部山丘矿洞】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 線上看-二百五十五.拉開帷幕相伴
【往落雷堡方向】
岔路浮现,路中间的木牌上刻着模糊不清的字迹。
马车拐进左岔路,地面逐渐掺杂上漆黑的煤渣,用来装煤炭的空木箱摆在路旁。
马车在矿洞入口前停下。
马蹄声消失,名为死寂争抢着占据周围。
艾敏·格罗林手捧感知闹钟,轻轻对陆离摇头:“附近没有怪异。”
陆离按住救赎,想要借由通灵枪感知周围,被艾敏·格罗林劝阻:“最好不要……你感知到它们的同时它们也感知到了你。”
诡异之雾里,怪异随时可能从周围浮现。
陆离轻轻颔首,松开握紧的救赎。
“那里有一封信……”
艾敏·格罗林举高油灯,路旁告示牌上贴着一封崭新的信件。
陆离拿下安娜留下的信件,取出纸条。
【它和想象中不同……很弱。它不是一个,而是它们中的一员】
【令人难以置信,怪异居然也会信仰其他怪异】
【玛丽阿姨不在这里,带走她的是它们中的其他信徒,我假装让面前怪异逃走,然后跟着它找到它们的老巢】
【落雷堡。我记得那里的城市叫这个名字】
【对了,矿洞里有几名被它俘来的镇民,不过因为天黑,我让他们留在矿洞等到白天,你和他们回去,不要冒险,天亮后再来】
安娜显然离陆离并不远,也许只隔了十几分钟。
“还是安娜小姐?”艾敏·格罗林在一旁问。
“嗯。”
陆离收起信件,走向矿洞。“进去吧,安娜已经都解决了。”
他们找到被怪异信徒抓来的人们的时候,这些镇民正围聚在火堆旁烤火。
陆离环视一圈,都是陌生面孔,酒馆老板贝斯特不在。
“我是除魔人。”
对这些惧怕望来的镇民袒露身份之后,人们的戒备迅速瓦解。陆离询问之前发生的事,他们七嘴八舌吵闹着,说救他们的是一位自称是陆离助手的小姐。
一位妇人将一封信取出,说是助理小姐让她交给陆离的。不过那是和贴在告示牌上同样内容的信。
他们以为要等到白天才能离开,没想到陆离来得这么快——就在十几分钟后。
搭起的火堆尚未完全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