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我真是练气期啊
看到这一刻的涂风,在场的妖圣尽皆神色大变。
按理说,涂风只是一个妖圣。
面对数十个妖圣,就算是自爆也造不成多大的伤亡。
可是,涂风体内可是蕴含着天狐之血!
这涂风要是不管不顾的,引爆了天狐之血,那九尾天狐血脉中的威能完全能够轻松灭杀此地所有妖圣。
数十个妖圣在这一刻齐齐出手,葱姜蒜香气浓郁的三族妖气合为一体,纠缠绞向涂风。
涂风看到这恐怖的葱姜蒜妖气。
嘴角露出一丝疯狂的笑容。。
“想拿我天狐一族的精血,就要准备承受我天狐一族的反噬!”
“来吧!”
“我涂风不活了,你们也别想活!”
涂风体内妖力完全肆虐,巨大的妖丹从口中盘旋飞出,其内一抔闪烁光芒的精血翻滚沸腾。
数十个妖圣全力一击。
涂风即将自爆身亡。
然而就在此时。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从远处快速掠来。
那是一条如龙卷一般的灵力漩涡,浓郁恐怖,仿佛能够摧毁世间的一切。
山川,河流。
在这一道巍巍然十万丈之高的灵力龙卷之下,尽皆破碎。
这一刻,此地就如同来到了世界末日。
如同有天神打出灭世一拳。
天地碎裂。
山河颤抖。
乾坤颠倒。
这一道灵力龙卷,就如同代表了毁灭。
那些妖圣还没来得及躲避,这凌厉龙卷已经摧枯拉朽的席卷而上,将他们吞噬其中。。
狂暴的灵力如同暴怒的汪洋巨涛,将这些妖圣尽皆撕成粉碎。
而与凌厉龙卷擦肩而过的涂风,则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愣是被这灵力龙卷甩到数里地之外才稳住身形,原本即将自爆的紊乱气息在这一刻竟然被狠狠镇压。
“这……”
涂风从泥土中拔出脑袋,呆呆的看着恐怖的凌厉龙卷。
还有那从灵力龙卷中洒落的葱姜蒜三族妖圣的本体————葱姜蒜末。
涂风大大的脑袋里充满了小小的问号。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没自爆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
涂风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看着那席卷而去的灵力龙卷,脸色凝重道:“难道,这是那位前辈做的?”
“如此恐怖的攻击,定然是前辈做的!”
“也只有那位前辈,才可能有一招打死数十个妖圣的恐怖实力!”
“前辈……果然在暗中保护着我!”
涂风呼吸急促起来,“我涂风何德何能,竟然被这么一个前辈看中!三番两次出手救我。”
“定然要去好好拜谢一番才是。”
“说不定,这将是我涂山天狐一族的机缘。”
涂风化作人形,再次整理了一下衣服,满脸恭敬地朝着远处的上水圣峰掠去。
而此时。
上水圣峰大殿之中
正在疑惑张风实力明明只有元婴期,却为何能翻了冥界的师徒两人忽然一愣。
“徒儿,你有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上水善人看了看张风打出一拳的方向。
张风挠挠头:“没有啊。”
“哦,可能是为师听错了。”上水善人点了点头,摆摆手道:“算了,不去纠结那个问题了,或许冥界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弱也说不定。”
“嗯。”张风点点头、
毕竟自己那一拳,打在师父身上都屁事没有,只是让师父吐了几口血而已。
那些鬼修鬼仙要是真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自己一拳打死?
“好了,接下来,为师要告诉你一件事了。”上水善人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这件事,就算是为师不说,相比你应该也知道。”
张风一愣:“师父,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事?”
“我是真不知道啊。”
“你这一路上神神秘秘的,问你也不说,我怎么可能知道?”
上水善人脸色一沉:“你自己在外面做的好事,你自己不知道?”
声音中甚至带上了一丝严厉。
张风:“啊?”
“还在装傻充愣!”上水善人狠狠地瞪着张风:“你说你,现在明明都有火玲珑和木巧儿这两个了,为什么还不知足,还管不住自己?”
“就算是管不住,也要采取措施啊!”
“就算不做措施,也不能始乱终弃啊!”
张风:“???”
“师父,你到底在说什么?”张风满脸懵逼。
完全不知道上水善人到底在说什么。
自己怎么就始乱终弃了?
怎么就特么的不做措施了?
师父,你到底在说什么?
上水善人没好气的瞪了张风一眼,指着张风道:“好,好,好,还不承认是吧!”
“人家都找上我上水圣峰了!”
“人家……唉。”
上水善人叹了口气。
“徒儿啊,何必呢。”
妙趣橫生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 ptt-第九百八十七章 我有孩子了?分享
“就算是为师知道了,其实也不会多生气。可你为何始终都不肯告诉为师。”
张风:“???”
“你的孩子,为师已经帮你收下了。”上水善人满脸复杂的看着张风:“徒儿,我辈修士一生修道,能成仙者又有几人,只求问心无愧耳。”
“你虽然有一个好皮囊,但也不可始乱终弃。”
“那女子或许是被你伤的太深,不愿想见,只将你的孩子放在了上水圣峰山门前。如今你能做的,就是尽量带好这个孩子了。”
上水善人说完,拍了拍张风的肩膀:“其实为师也能理解你,毕竟为师当年也犯过这个错误,那一夜,火师姐很美……”
“停停停。”张风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师父,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有孩子?”
“我在外面,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咋了,目光怀孕还是体外受精啊?我是真的什么也没干啊!”
张风一脸无辜。
“还在狡辩?”上水善人冷哼一声,“事到如今,到底干没干你竟然还不愿意承认?”
“罢了,为师也懒得多费口舌了。”
“把他叫出来,看你还怎么抵赖!”
说完,上水善人转头朝着大殿深处道:“过来吧!”
张风一愣,转头看去。
只见黑暗中,一个七八岁的孩童缓缓走出。
孩童一身黑衣,眉心一点红痣,看起来格外乖巧稚嫩,但两眼却是如星辰一般璀璨深邃,宛如看破了世间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