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大野木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重新坐在椅子上,看向纲手道:“火影大人,此事完全没有必要,况且,雾隐就算加入进来,又能如何呢?”
说到这里,他瞥了眼那展开的卷轴,不屑一笑道:“这上面虽然没有写明,但我们都清楚雾隐现在是什么情况,现在这位水影能代表的,仅有她自己罢了。而这样的影,还能算作是影吗?”
影是因为背倚实力强大的村子而存在的,像是什么星影,根本就配不上这个称号。
而现在雾隐村遭受重创,又因为四大忍村的联军与从地狱里爬出来的血之池一族在那附近陷入混战,可以说这个位列五大忍村之一的忍村,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接下来稍有行差踏错,说不得就是分崩离析的下场。
因此,大野木说出如此蔑视之语,其实也并不算是多大的错误。
不过,他并没有察觉到,就在得意洋洋的时候,站在纲手身后的夏树,眼帘中瞳孔陡变,化作了四角大风车的形状。
“别天神!”
最强幻术悄无声息地发出,无论是中招者,还是其他不相干的人,都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对劲。
纲手这时手掌嘭地拍在桌上,皱着眉对大野木毫不留情地冷叱道:“土影大人!这场战争刚要结束,你就已经做好了挑起另一场战争的准备了吗?!”
另一场战争,自然就是针对雾隐的了,从刚才大野木的话语来看,他明显有这种意向。
而随着纲手的这话出口,站在雷影身后的土台瞬间就想到了许多,岩隐跟雾隐的宿怨自然首当其冲。
历数过往所有的战争,第一次忍界大战无疑是最为惨烈的,其惨烈不在于其他,正是五大忍村的五位影,竟有四位死在了那次乱战之中!
其中,二代目雷影艾在与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的结盟仪式中遭受到叛乱的金角银角兄弟偷袭,最终重伤不治而亡。
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随后在掩护部下们撤离的过程中力竭战死。
至于二代目土影无和二代目水影鬼灯幻月,则是彼此厮杀中同归于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岩隐和雾隐算是结了死仇。
所以,此刻大野木莫非是趁机报复?
实在是令人不由自主就想到这些,尤其是土台这种思维敏捷之人,更是习惯对任何事情进行多方面的探究。
于是,大野木这位土影似乎一时间成为了焦点所在。
纲手除外。
此刻纲手正侧头瞥向立在她身后的青年,目光对视之间,无声的默契令她似乎接收到了什么信息,嘴角微翘了一下,旋即又消失无踪。
大野木面对这些注视的目光,心里很是不爽,但心思深沉如他,绝不会将自己的真实情绪完全展露出来,所以他的目光一转,再次定格在了坐在主位的纲手身上。
“火影大人,我以土影的名义保证,绝对没有任何挑动战争的想法!”
大野木严肃保证过后,声音降下,语重心长地道:“火影大人,你要信我啊,我这么提议全是为了联军的利益着想啊。”
若不是在场之人都清楚大野木是怎样的为人,就他此刻这般表现,说不得还真的会令人觉得他是位一心为公的敦厚长者呢。
纲手不为所动,冷淡地摇头道:“身为木叶隐村的火影,我可以理解土影你的考虑,但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必须顾及更多。”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郑重且庄严。
“祖父在世时曾对我说,当初他之所以放下仇怨,跟千手的宿敌也即宇智波一族携手共建木叶村,只为了一个最朴实的愿望,那就是让孩子免于战火的侵害。”
纲手面带崇敬之色,略微有些亢奋地道:“正是基于这个愿望,才有后来的五影会谈和以分发尾兽的方式构建忍界各方的力量均衡。这种策略在当时是唯一能够给忍界带来和平的举措,可惜……”
她原本高昂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神色间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哀伤,稍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祖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忍界的重要意义,当他离世之后,忍界果然露出了原本的残酷真相,各方交战攻伐、结盟背叛,如此种种,接连不断上演,仿佛战争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追求。”
听到这般略带怨气的悲悯话语,在场的诸位都不禁有些默然,因为战争怎么可能是这个世界的追求呢?这只是因为人的缘故罢了。
纲手说到这里,长呼一口气,抬手拭去眼角的泪珠,然后扬起头来,再次恢复了以往的飒爽英姿,但是那嘴角强行扯出来的微笑,怎么看都显得过于勉强。
纲手大手一挥,散发着自身的独特魅力,英气十足地道:“现在忍界中出现了小国联合这样的敌人,促使我等再次重现昔日的景象,唯一不足的就是名为五影的会谈却只到了四位,不过在这终战开启的临界点,恰好有了弥补的机会。此举或许能令忍界归于和平,亦或不可,但是,无论结果如何,我身为火之意志的继承者,都决意效仿昔日祖父的壮举,为忍界走向和平而牵头!”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木葉之賊手笔趣-第八百一十七章 火影的決意看書
这番话语说得着实大义凛然,完全展现出了纲手本身的意志,令在场之人不禁有种看到了昔日那位忍者之神的恍惚之感。
不过……还是太幼稚了啊!
大野木心中叹息,嘴角却翘起一弯弧度,作为当今忍界资历最老的一位,他几乎经历过一村一国制建立以来的所有纷争,充分知晓忍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而现在他竟然从一位影的口中听到这种发言,实在是令他有种忍不住发笑的冲动。
胜负已分,他深吸一口气,正要发出这般“宣判”,可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抢在他前面开口了。
“火影大人如此真情实意,真是叫人倾佩不已啊!”
罗砂从座位上起身,一脸的感动之色。
而这却令大野木整个人都懵了,此时此刻,他只想问一句:风影,你脑子瓦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