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老祖宗在天有灵
大家都想提升修为和实力。
这也是他们来这个世界的目的之一。
如今,一头气血如此雄浑的牛怪在这里,大家都心动了。
重楼老祖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老夫今天就做个屠夫,屠一次牛吧!”
“老祖威武!”无天分身和柳长寿等人齐声欢呼。
青苏闻言也是大喜,急忙前面带路。
同时给身边的族人打了个眼色,让他们现行返回部落,给部落里的族人打好招呼,免得说漏嘴,还要随时准备开启阵法禁制。
青苏继续领着众人往部落里走去。
“诸位道友,你们知道这头牛是什么牛吗?”路上,青苏故意问道,一脸神秘之色。
无天分身好奇:“什么牛?!”
青苏低声道:“是一头太古史前牛魔,血脉返祖,品级极高。”
“嘶!”
一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远古家族柳家,不是没有血脉返祖的牛,但返祖到太古史前牛魔,那绝对不敢想象。
“如此牛,杀了岂不是可惜,用来代步不是很有面子吗?”柳长寿疑惑道。
青苏吓了一跳,可不能让这头牛被这群人给解困了。
那可真是大麻烦。
于是,他急忙解释:“此牛性情凶残暴虐,而且脑子有问题,不认人,好杀戮,所以不能驯服,只能吃肉。”
“在我们这里,像这样的牛,都被称作…….嗯…….被称作肉牛!”
“肉牛?”
“没错,是肉牛,专门养大用来吃肉的牛,像这头牛,我们已经养了十万多年了,从我爷爷那一辈就开始养了,每天都要吃一百斤十万年药龄的灵药……”
青苏解释道,越说越认真,说到最后,他自己都快相信了。
无天分身等人,听得暗暗咂舌。
“一天就要吃一百斤十万年药龄的灵药,不愧是肉牛啊!”
“血脉返祖,罕见的太古史前牛魔,可以想象它的血肉有多滋补。”
“是啊,吃了这样的牛肉,提升修为不会有任何问题……”
几人议论,眸光满是激动之色。
重楼老祖听得也不由怦然心动。
牛肉,他也想吃了。
脚步加快,走向神柳。
越走近,越能感受神柳的高大,有一股雄浑而伟岸的岁月沧桑气息扑面而来。
如山岳粗壮的树身,树皮如虬龙,树杈如巨蟒盘结,树高参天,枝叶茂盛,却全是枯黄的叶子。
风吹来,黄叶纷纷扬扬,仿佛下起了黄色的秋雨。
美不胜收,如仙境圣土。
重楼老祖凝视神柳,眼中满是疑惑。
根据气息追踪,老祖宗柳长生的气息源头,的确在这颗树上,但当他来到了跟前,仔细感知,却没有任何发现。
“奇怪,难道感应错误了?!”
“老祖宗不可能躲着不见我吧……”
重楼老祖疑惑。
他围着神柳转悠,袖子里的手指悄悄地掐动秘术,深层次感应老祖宗的气息。
旁边。
无天分身,柳长寿,还有一群长老级七杰,则在围绕着树根部的牛头指指点点,满眼都是惊叹震撼之色。
此刻。
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从神柳上垂落无尽的法则秩序雷霆,像瀑布大海一样,轰隆隆的落下,轰击着下方的那头牛。
这样的攻击,他们感应气息就能知道杀伤力绝对恐怖,让他们都感到惊悚和恐惧。
然而。
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头牛竟然没有丝毫受伤的样子。
无尽的法则秩序雷霆击落,它无伤无损,还眯着眼,一幅睡着了的样子。
“这头牛,真的是肉牛吗,了不得啊!”
“还有这棵树,也有些古怪……”
无天分身惊呼。
牛被镇压在神柳中,大半个身子看不见,看起来像是从树根部长出来了一颗牛头一样,格外诡异。
它的脑袋上,密布紫金色鳞片,离得近了,越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它的煞气和凶意,以及一股摄人心魄的威严。
这威严,竟然比重楼老祖还强烈几分。
而它的修为气息,因为诡心的缘故被隐匿,无人察觉发现。
“诸位道友,你们先杀牛,我去给你们准备大祸和食材,到时候咱们吃炖牛肉。”
青苏有些恐惧的看了眼大野牛怪,找了借口,匆匆溜走。
众人的心思,都在大野牛怪的身上,没有注意到青苏的恐惧神色。
这时候。
一个长老忍不住了,走了出来,道:“看得出这头牛防御力惊人,用常规方法肯定杀不了。”
“不过,很巧的事,我有一把极锐之刀,可以切割万物,连法则秩序都能切割,让我来杀牛吧!”
“如果我杀不了,再让老祖试试。”
这个长老非常自信,手中神光一闪,出现了一把神刀,刹那间,刀刃将虚空都切碎了。
柳长寿等人后退了几步,腾开地方。
无天分身眉头轻皱,他总感觉有些说不出的不安。
精彩都市异能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913章 不肖子孫,一起喝老祖宗的血(2章合1)相伴
身为死亡黑烟,他对危险的感知比其他人更加敏感。
不由地,他往后多退了几步。
柳长贵是无天分身的死忠粉,看到无天分身后退,他疑惑不解,但也跟着后退。
柳长寿等人略微靠前一些。
重楼老祖依旧在用秘法感应神柳,寻找老祖宗柳长生。
“杀!死牛!”
那名长老猛然大吼一声,刀光成弧线,亮起了一道白光,切割虚空破碎,直斩向牛头。
树根部。
杨守安闭眸,如假寐,实则在修炼老祖宗传授的《古修士炼体神功》。
而前面来了一群人,他也没有在意。
直到头顶响起了凌厉的破空声,以及一股杀机当头而来,杨守安这才睁眼。
“唰!”
血月之眸瞬间亮起,恐怖的杀意和无尽的凶煞之气飓风一样冲出,一股比那名长老可怕无数倍的杀机轰隆隆淹没而出。
“啊——”
那么长老惨叫一声,整个人被这股杀机席卷,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飞,在半空中的时候,轰然爆炸,化为满天血雨。
神魂都湮灭了,彻底陨落。
他手中的那把刀,也咔擦一声碎了一地。
半步长生天在杨守安这个星耀级天门高手的眼里,比蝼蚁还弱,连杀机都无法承受。
靠前的柳长寿等人,面色大变,惊恐的后退。
但也被杀机波及,纷纷吐血倒飞,但幸运的是,他们距离较远,这才没有炸裂陨落。
距离较远的无天分身和柳长贵两人,见状瞬间后退遁去,非常机警。
不远处。
重楼老祖被杨守安的杀机惊醒回眸,豁然转身,一掌拍出,直接轰击向杨守安的牛头。
“轰”
掌印打起了蘑菇云,也粉碎了杨守安的杀机。
但杨守安的牛头完好无伤,等着血月之眸,冷冷的看着重楼老祖。
“好一头大野牛怪!”重楼老祖厉喝,眸光杀意森寒。
同时扭头望了一眼远处鬼鬼祟祟藏在石屋后的青鳞部落族人。
那个青苏,没有说实话,该杀!
“死!”
他反手就是一掌,巨大的掌印凌空落下,覆盖整个青鳞部落,恐怖的气息席卷四方。
星耀级的高手,绝对非凡。
青鳞部落的族人,惊恐大叫,青苏和几个老一辈的族人,急忙激活大阵。
“轰隆隆”
一座大阵从地面腾起,挡住了这一掌。
同时,有禁制神光爆发,围绕着神柳,将重楼老祖等一行人,封困在了那里。
“哼!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们下手,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无天分身怒斥,转身对重楼老祖道:“老祖,先杀了他们,再对付这头牛不迟!”
接着,悄悄地给重楼老祖传音:“这头牛,不对劲,我总感觉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安感,先别动它。”
重楼老祖点头,事实上,刚才一掌没有打死那头牛,他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好,那老夫就先破了这阵,然后灭了这个村子再说。”重楼老祖点头,轰击封困他们的禁制大阵。
“轰隆隆”
大阵击落可怕的攻击,轰击阵中的柳家高手。
柳长贵等长老,半步长生天的修为,无法抵抗,惊恐大叫老祖救命。
重楼老祖一挥手,乾坤古殿出现,将所有人席卷了进去。
大阵落下道道攻击,打在了乾坤古殿上,让那片虚空都湮灭了,成了黑洞。
黑洞中,乾坤古殿悬浮,青铜色的神光绽放,硬接了大阵无数的攻击,依旧完好无伤。
乾坤古殿中,柳长寿等人激动的哈哈大笑。
“老祖宗留下的这件宝物,果真非凡啊!”
“是啊,有此宝在,我们大可以纵横这个世界。”
“哼!区区土著,等我突破大阵,就将他们杀光,一个不留。”
众人满眼杀机的看着大阵外的青鳞部落的族人。
他们看到大阵无法灭杀这群人,都不由变了脸色。
“快,沟通神柳,让神柳灭杀他们。”
青苏对族人们说道。
几个老一辈急忙劝阻:“神柳在镇压那头大野牛怪,而且似乎伤了元气,如果再分出神力对付这些人,万一让那大野牛怪脱困,可就糟糕了。”
青苏焦急道:“那怎么办?这群人也不是善茬啊!”
“不要担心,他们出不来,继续用大阵轰击,看他们能坚持多久。”
大阵中。
重楼老祖驾驭乾坤古殿,左右突击,想要冲破大阵。
然而,青鳞部落的大阵是老村长布置,且用得上青鳞部落的先祖留下的大阵,非同一般,阵心是神柳,神柳不灭,大阵不毁。
重楼老祖驾驭乾坤古殿奋力冲击,依旧无法突破出去。
“老祖,咱们出不去了吗?”柳长寿问道。
重楼老祖面色阴沉道:“如果点燃无面神将手里的神灯,打出绝世杀伐之力,定然可以破阵而出。”
“但是,你们可能没注意,神灯的灯油并不多,我不想浪费在此。”
无天分身好奇道:“灯油?这灯油有什么讲究吗?”
重楼老祖低声道:“这灯油,是大成王者的精血…….”
此言一落,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
回头震惊的望向无面神将雕像手中的神灯。
无天分身的心中,更是震撼。
忽然地,他心中浮现一个念头,如果把本尊的血骗来几滴用作灯油,是不是可以完美的发挥出无面神将的攻击力。
但旋即,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本尊爸爸的实力超过这个无面神将几条街,用他的血,这个无面神将,能带得动吗?
别一下子爆了无面神将的雕像和这座乾坤古殿。
众人正在左右为难之际。
远处。
树根部。
杨守安的眼眸深邃,凶意缭绕。
看着远处的那群人被大阵轰击,他这才明白,这群人不是青鳞部落请来的援兵,而是敌人。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于是,他开口了。
“道友,我们都被困于此,不如联手破阵,可好?!”
他忽然说话,声音如雷鸣,震动虚空。
乾坤古殿里,重楼老祖等人都吃了一惊。
他们一路走来,碰到的怪物也不在少数,都只会各种吼,以为受这个世界规则的影响,这里的怪物都不会说话。
没想到,这头大野牛怪竟然可以口吐人言。
杨守安能说话,也是因为诡心的缘故。
重楼老祖看向杨守安,眸光灼灼。
杨守安心念一动,放出了自己的修为气息,却只是钻石级天门的波动,没有彻底暴露。
“钻石级天门的大野牛怪,倒也很不错了!”重楼老祖微笑道,“但是,你似乎没有什么大用,帮不了老夫什么。”
杨守安道:“这座大阵,阵心是神柳,你们从外面轰击神柳,我从内部攻击树心,只要神柳受伤,大阵便可不攻自破。”
重楼老祖思索。
无天分身道:“老祖,试试又何妨,我们不点灯,用乾坤古殿撞击神柳便可。”
“只要毁了这株神柳就行。”
重楼老祖点头:“不错,还是无天老祖说的在理。”
当即他向杨守安示意了一下,驾驭乾坤古殿冲击了上去。
远处。
青鳞部落的族人急忙控制大阵,轰击乾坤古殿,但乾坤古殿防御极其可怕,穿梭一切攻击,从黑洞中而来,直接撞击神柳。
“轰”
神柳震动,漫天枯黄的叶子纷纷扬扬。
树根部。
杨守安清晰的察觉到,镇压的禁制封困之力,陡然小了一丝。
他眼睛不由一亮,立刻一张嘴,嘴里飞出了一片黑色的柳叶。
“嗡!”
柳叶一出,虚空都成了黑色,仿佛泼墨,邪恶诡异阴暗的气息弥漫四方。
“这是什么东西!”重楼老祖等人变色,大吃一惊。
“看起来像是一种可怕的邪器。”
他们万万想不到这头大野牛怪被镇压了,还能发出这等恐怖的攻击。
如同刚来的时候,大野牛怪忽然给他们来这么一下子,他们所有人不慎之下,怕得团灭了。
想到这里,重楼老祖和无天分身等所有人,都一阵后背发凉。
这头大野牛怪,太有城府了。
这时候。
柳叶邪器腾飞。
它变为百丈大小,闪烁着金属般的黑色乌光,横切而过,轰击在了神柳上。
这一击,比乾坤古殿的撞击还可怕,在神柳的树干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
伤口处,有绿色的生命之源流出,神霞漫天,药香扑鼻,醉人心脾。
无天分身看到了这生命之源,不由眼睛大亮,一挥手,神力卷起了一道生命之源,喝了一口,浑身气血沸腾,修为瞬间有了一丝精进。
“好东西,诸位,快,一起动手,多收集一些。”无天分身喊道,红了眼睛。
柳长寿等人急忙动手,收集神柳伤口处的生命之源。
随着众人收取神柳伤口处的生命之源,神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树顶的部分枝杈,都干枯了。
远处。
青鳞部落的族人看到了神柳的变化,心痛的悲呼。
青苏红着眼睛大吼道:“赶紧沟通神柳,灭杀这群恶狼!”
“是!”
一群族人轰然相应。
几个老一辈也没有阻拦,因为在这样下去,别说封困敌人了,神柳都要死了。
大荒无尽危险,神柳若灭,他们再无庇护,也许连第二天都活不到就被大荒里的凶怪分食了。
“阿加咖喱司索拉达米亚哈拉略略略……”
青鳞部落的族人,念动了古老的咒语,咒语化为神秘符号,融入了神柳之中。
瞬间。
神柳漫天枝叶簌簌而动。
与此同时,神柳的树心里,一股陌生而恐怖的气息,复苏了。
察觉到了这股气息的刹那,正在驾驭乾坤古殿轰击神柳的重楼老祖一愣,而后脸色大变。
一脸激动和兴奋的大吼道:“老祖宗!老祖宗,是老祖宗……”
杨守安感觉到镇压自己的禁制已经削弱了很多,只要再加把劲儿,自己就能脱困而出。
可关键时刻,看到重楼老祖竟然停了下来。
而且,树心中,那个孕育的神秘生灵,竟然再次苏醒了。
这可不妙啊!
他一边继续操控柳叶邪器攻击神柳,一边急忙怒斥道:“老东西,你在消极怠工吗?赶紧轰击这株该死的柳树!!!”
他声音极大,吼得虚空都湮灭了。
重楼老祖被惊醒,回过神来,大骂道:“你个死牛,闭嘴!老夫和你没完!”
“你竟敢骗老夫轰击我们老祖宗,实在该死!!”
重楼老祖心中又怒又自责,自己竟然和一头大野牛怪联手伤害自己的老祖宗。
回头的刹那,却发现无天和柳长寿等人,正在欢喜的大口喝神柳流下的生命之源,顿时气的一个踉跄。
神柳若是和老祖宗有关系,那这群人喝神柳滴落的生命之源,和喝老祖宗的血有什么区别?!
但这时候。
无天分身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重楼老祖,同时闪电般往他的嘴里也猛灌了一口生命之源。
“老祖啊,来,有福同享,一起喝,好东西啊,哈哈哈……”
重楼老祖瞪眼珠子,又圆又大,气的一口血喷出来:“不孝子啊,不孝子,你们,你们……”
他气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