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花无缺究竟是谁呢?会不会是他杀了周凝雪?无论是不是他杀了周凝雪,他都觉得有必要去了解一下这个人。
不过,他在那里去找一个叫花无缺的人呢?而且跟周凝雪认识。
马聪那晚拿走了周凝雪的钱包、首饰和手机,这些都埋在别墅后面的一座山里,由于当时害怕,手机和卡,他都毁掉了,不然他可以从周凝雪的手机里找到蛛丝马迹。说不定周凝雪存有那个叫花无缺的电话号码,或者遗留有他们的对话信息呢!
哎……世事难料,他没有掐死周凝雪,本来不会带给他麻烦的,不想冒出一个神秘的“第二杀人者”,真把周凝雪杀死了,这让他烦恼不已,每天过着如履薄冰的生活。生怕他的同事,查到他的头上,到时候他在警局的位子就不保了。
孤狐族 風蘇
哀叹再多也是徒劳,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还不如动脑子想想办法解决,说不定事情还有挽救的机会。
那个威胁周凝雪的人的外号叫花无缺,是不是意味着他很喜欢古龙的小说呢?很多人给自己取网名,或者笔名,都会取自己偶像的名字。
后天是周凝雪下葬的日子,陈耀作为案子的负责人,到时候会去参加她的葬礼,他作为这次案子负责人陈耀的助手,会陪他一起去参加周凝雪的葬礼。
花无缺是古龙武侠小说《绝代双娇》里面的人物,马聪决定到时候拿一本这样的小说在手里。如果神秘的“第二杀人者”对古龙小说感兴趣的话,会不会为此跟他讨论古龙的武侠小说,说不定他还会告诉他,他给自己取的外号叫“花无缺”,为此他可以断定,那个人肯定就是跟周凝雪有瓜葛的人,他会好好调查这个人。如果凶手就是那个叫花无缺的人,他肯定会去参加周凝雪的葬礼。他会趁机看下周凝雪被谋杀,警察是否有盯上他,以及吴家的反应。
当然这个办法,不一定可行,就像大海捞针那样不可靠,但他还是得一试,那怕希望很渺茫。
深淵的來訪者
马聪迫切地要找到那个叫花无缺的人。
5
周凝雪的葬礼很低调,参加葬礼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有头有面的人,从他们考究的着装看得出。
一些记者也想去被谋杀的豪门太太的葬礼上去凑热闹,但被能说会道的主持葬礼的人劝服回去了。
重生豪门宠婚:枭宠不乖娇妻
马聪在路边摊上买了一本封面花里胡哨的古龙武侠小说《绝代双娇》,别在手里去参加周凝雪的葬礼,花哨的封面跟葬礼上严肃而压抑的氛围很不相乎,但只有这么鲜艳的封面,才能引起人的注意。
马聪先是对着周凝雪的遗像,不是滋味地恭敬地鞠了躬,然后手里别着那本古龙的武侠小说,在参加葬礼的人群中走来走去,他们对他投去异样的目光外,没有一个人因为对古龙的武侠小说感兴趣,而跟他交谈。不过,他也不是一无所获,他听他们私下议论,都说周凝雪是因为遭遇入室抢劫,才意外被杀害的。
淩天傳記 壹棵小白菜
看来,吴家对于周凝雪被谋杀,警察还没有调查出凶手杀人的动机,吴家自己就下结论了,周凝雪是被人抢匪杀死的,这样死掉不算丑闻。若是豪门儿媳妇是被情人杀掉的,这会让吴家很不光彩。
有些好奇心特别强的人,知道陈耀是负责周凝雪谋杀案的警察,神秘兮兮地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地问他,周凝雪究竟是怎么被谋杀的?显然他们不相信吴家的说辞,周凝雪是被入室抢劫的人杀死那么简单。陈耀郑重地告诉他们,暂时他还没有查到凶手是谁,还不能妄自下结论。
陈耀和马聪欲要离开葬礼现场时,特地和吴运见了一面。
吴运作为死者的丈夫,当然会表现出一副苦瓜脸,让马聪不禁有些同情他的遭遇。
吴运很冷漠,一副不想跟陈耀说太多话的神情,只是冷冷地让他找到那个入室抢劫并杀了周凝雪的凶手,再来找他,就算跟他要丰厚的酬劳,都是可以的。在此之前,他不想跟警察见太多的面。
陈耀好似被吴运泼了一瓢冷水,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因为吴运的表现真是让他捉摸不定。
马聪也觉得吴运是一个奇怪的丈夫,按照常理,太太被谋杀了,会配合警察,尽快找到凶手,不想他却那样冷漠,好似不希望警察找到谋杀他太太的凶手。就算警察找到凶手,他希望凶手是劫匪,意外杀了他的太太。
贵族学院的冷酷公主
吴运的表现,让陈耀和马聪总觉得他在逃避着什么!
陈耀和马聪从周凝雪的葬礼返回途中,他们去喝了咖啡,是陈耀建议去喝咖啡的。
每次有重大案子时,调查中卡了壳,陈耀都会去一家叫洒洋洋的咖啡馆,那里不仅咖啡好喝,女服务员也漂亮,特别是一个叫林拉的女服务员,陈耀觉得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所以每次去咖啡馆喝咖啡,要特别点她为他服务。
林拉知道陈耀是刑警,就是专门为死人找出凶手的那种警察。她很佩服这样的人,能为不能说话的人,靠自己的聪慧,为死者找到凶手,这种人真是神奇,让人尊敬。
失忆总裁狠狠爱
呦我的神使大人 手賤工社
林拉知道陈警官有解决不了的案子时,都会来咖啡馆喝上一杯浓浓的咖啡,咖啡好像能给他灵感。每次喝完咖啡,陈警官跟她告别时,都会说上一句,“咖啡真是一个好东西,又让我想通了一个问题。”
林拉看陈警官又来了,想必是又有什么案子破解不了,来喝咖啡刺激他的灵感了。
寵物當家
丑女重生:嫡女毒医,道长别无礼 春日晨光
陈耀和马聪还在门口,林拉就热情地迎了上去……
林拉看了看角落的位置,说道:“你常坐的位置,还没有别人占有。”
陈耀微笑了一下,径自走向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马聪隔桌坐在他的对面。
指控恒宇 雷霆指控
“我知道陈警官要喝浓烈的纯咖啡,什么都不加,”林拉笑盈盈地望着马聪道,“你要喝什么呢?”
马聪说跟陈警官要一样的咖啡。